往鄉村支教的媽媽

往鄉村支教的媽媽

来源:gzas.net   发布时间:2020-08-11 12:51:16   浏览次数:504
【內容節選】  媽媽,我的媽媽在講什麼?她在向水根兒求愛呀,望來此情此景,我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當水根兒站起身的時候,嘴唇上,鼻子上都是黏糊糊的液體,上面沾滿瞭媽媽的淫水。水根兒脫下瞭自己的褲頭,露出瞭早已無比猙獰的大那話兒。而媽媽會意的靠在瞭1棵老樹上,抬起瞭自己的左腿,將自己滿是陰毛的小逼完都暴露在這村裡的湖光山色之中。  往鄉村支教的媽媽  (1)  「媽,你怎麼瞭,幹嘛愁眉苦臉的啊。」  「哎,兒子,你不明白啊,這幾天教委給媽媽教書的學校下達瞭兩個指標。」「兩個指標?什麼意思啊?」  「是往鄉下援教的指標啊,遠遙的鄉下。」  「什麼?不就兩個指標麼,那也不見得就會有媽媽吧。」「哎,被你講中瞭,媽媽就是其中1個,還有1個韓老師,我們兩個被派來瞭兩個不跟的鄉村往支教。」「這是為什麼啊,學校裡有那麼多老師,為什麼非得派媽媽往呀。」「還不是那個劉校長,是他非得讓媽媽往的。」「你可以飲他好好講講,讓他派別的老師往啊,要不給他送點禮品什麼的?  」  「可是這個混蛋劉校長他想要……,算瞭,沒什麼,往就往吧,每個月還多出1千多元的薪水呢,算是小有點慰藉吧。」我的媽媽,是市5十5高中的1名教語文教師,名啼廖文雅,人如其名,既文雅復美麗,算是1個標準的美熟女。  媽媽和爸爸離婚3年瞭,目前我同媽媽1起生活,傢裡雖然談不上大富大貴,不過生活方面也算得上富足。  雖然媽媽並沒太細講,可我能感覺的出她往鄉下支教這件事應該是木已成舟瞭,可能媽媽對往支教並不是很反感,主要還是惦記我這個兒子。  鬱悶瞭1夜,雖然舍不得媽媽,可為瞭讓媽媽寬心,我還是慰藉著媽媽,向她打起瞭保票。  「媽,我明白你是個有愛心的人,那些鄉下的孩子也不輕易,你不用惦記我的。」「話是這麼講,可媽能不惦記你麼。」  「放心吧,兒子向毛主席保障,雖然拿不瞭首先,可是每次考試1定全會入步,請媽媽放心。」1邊講我還1邊裝模作樣的向媽媽行瞭個軍禮,換到的卻是我牽強的微笑。  「好兒子,難得你這麼懂事,臨時就往你姥姥住吧,住不慣就往你姨媽那,記得少上網,別玩什麼網絡遊戲,要好好學習。」「明白瞭,等放假的時候你不就歸到瞭嗎,您就望兒子的表現吧。」就這樣,媽媽不厭其煩的叮囑瞭1番,才踏上瞭往鄉下支教的路程。  而我呢,就臨時住在瞭姥姥傢。  來瞭那,媽媽給我打瞭個電話,告訴我1切全好,也不明白是不是在慰藉我,鄉下的條件怎麼可能比得上傢裡啊。  這段時間,雖然兩地相隔,不過我們母子也常常通電話,媽媽就是媽媽,除瞭囑咐我要好好學習,就是囑咐我要少貪玩。  時間過得可真慢啊,有點度日如年的感覺,好不輕易熬過瞭幾個月,終於終於終於放假瞭。  原以為媽媽會歸到望我,可是當媽媽告訴我,因為當地向來不停的下大雪,而導致瞭大雪封山的時候,我全快氣瘋瞭,簡直要瘋瞭。  心裡真的好難受,憋屈鬱悶,可這復有什麼辦法呢,隻能繼承在學校煎熬。  復苦苦的熬瞭半年,終於放暑假瞭,天吶,終於放暑假瞭,我可以見來媽媽啦。  可不明白為什麼,打媽媽的電話,媽媽卻總是合機,1連幾天,全是這樣,急的我像暖鍋上的螞蟻。  沒辦法,拼瞭。  我踏上瞭通去那個山村的火車,通過媽媽以前給過我的地址,我坐瞭1夜的火車,接著坐瞭半天的汽車,多方打聞,復走瞭五.六 個鐘頭的山路,真的累壞瞭,當我尋來瞭媽媽支教的地方,天全快黑瞭。  我的天啊,這裡真是太落後瞭,真想不來還有這樣的地方啊,復問瞭兩個老鄉,才打聞來媽媽原先住在學校附近的1個小院裡。  走瞭十幾分鐘,終於望來瞭那個學校附近的1個小院。怎麼?難道媽媽就住這個地方麼?霎時心裡是1陣陣的酸楚。  走入小院裡,房間的門沒推開,望樣子似乎是從裡面鎖上瞭。我敲敲瞭門,哎?本到聞來裡面有聲音的,怎麼忽然變得肅靜瞭?  「媽,你在嗎,我是小東啊。」  復過瞭約摸兩分鐘,我聞來裡面傳到瞭腳步聲,就在這時,門開瞭。  「天吶,兒子,怎麼是你,你怎麼到瞭。」  「媽,我全惦記壞瞭,打你電話怎麼總合機啊。」「啊呀,對不起兒子,媽媽的電話壞瞭,本打算過幾天山路好走的時候,就歸往望你的,順便也修修電話。」「媽,我好想你。」  「兒子,媽也想你呀,快入到。」  媽媽怎麼滿頭大汗的,可不是麼,現在是夏天啊,可能是天氣太暖吧。  就在我走入房間的時候,卻忽然發覺房間裡還有1個人,確切的講,是1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望穿著裝扮就是當地的孩子。雖然長得有點黑,可望的出到算是眉清目秀,也挺壯實的。  「媽,這是……」  「哎呀,望媽快樂的,全忘瞭,這是媽媽的學生,啼水根兒,媽在給他補……補課呢。水根兒,給你介紹1下,這是我兒子小東。」「你好,水根兒。」  「好好,小東哥,俺啼水根兒,望你們城裡人,白白凈凈的,可不像我們農村。」哎,他的表揚,讓我全不明白講什麼好瞭。  「文……廖老師,那俺先歸往瞭,咱們尋時間再補課吧,小東哥,俺走瞭。」就在水根兒站起身的1剎那,我無意中發覺他的褲襠裡支起瞭1個小帳篷。  這個水根兒,怎麼歸事啊,太不雅觀瞭吧,講起到也古怪,這麼暖的天,不就是給1個學生補課麼,媽媽鎖什麼門啊。  「兒子,餓壞瞭吧,媽媽給你做飯。」  「媽,不用瞭,我這帶瞭不少好食的呢,你先食點解解饞吧。」「還是兒子想的周來,呵呵。」  就在我們母子1起食飯的時候,我忽然發覺媽媽似乎比以前變得更年輕瞭,皮膚也變得更好瞭,身材好像也豐滿瞭1些。古怪,這個地方的夥吃還能讓人變得豐滿麼?  望來我帶到的成績單,媽媽非常的開心。  因為小院裡惟獨1間屋子,沒辦法,我隻能和媽媽1起眠在瞭火炕上。  第2天,媽媽帶著我在村裡,學校,還有附近的山林溜達瞭1整天,不得不講,這兒真是個漂亮的地方啊,空氣新奇,景色秀媚。  食過晚飯,我們母子聊瞭好1會,才入進瞭夢鄉。  夜裡,我被尿憋醒瞭,就在我預備撒尿的時候,忽然發覺媽媽不在火炕上。  媽媽呢?往哪瞭呢?  當我剛才走出小院的時候,忽然發覺瞭兩個身影,從身材和發型上就望得出其中1個人可能是媽媽,可另1個人根本望不清晰是誰。  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1起,好像是在接吻。媽媽在和誰接吻?那個人是誰?  這時,另1個人朝著村子裡的方向奔往,而媽媽應該是跑著小院歸到瞭。  我趕快奔歸房間,竄來火炕上,偽裝打起瞭喚嚕。不1會媽媽也躡手躡腳的爬上瞭火炕,那個女人果真是媽媽。  早上,食早飯的時候,我感覺媽媽的神情有1些古怪,有點欲言復止的。  「媽,我們什麼時候歸城啊。」  「這……再等幾天吧,你望這地方多美啊,再玩兩天吧。」媽媽在和誰幽會?那個男人是誰?難道媽媽是因為舍不得他才不想歸城麼?  我必須要明白緣故。  我開始留意起媽媽,可是通過這兩天的觀察,我並沒有發覺什麼。  那天上午,媽媽講要往村裡給1個學生補課,可能得1會再歸到,讓我在小院裡等她。  補課?補課用穿著黑絲襪和高同鞋往麼?用穿的這麼性感麼?  我靜靜的同瞭出往,發覺媽媽真的朝著村子的方向走往,可是走瞭沒多遙,媽媽就向右轉彎。這是往哪呀,那邊似乎惟獨山林啊。  管不瞭那麼多,先同上往再講。好像走瞭挺遙的距離。就在這時,我發覺瞭有1個有點認識的身影站在瞭不遙處。  這不是水根兒麼,我首先天到的時候見來的那個學生。可讓我萬萬沒想來的是,媽媽和水根居然迎著對方,走近後緊緊地擁抱在瞭1起。  「文雅,你可到瞭,想死我俺瞭。」  「好水根兒,我也想你呀。」  「你今天可真好望,就喜歡你穿黑色的絲襪,還有這高同鞋,別提多勾人瞭。」「明白你喜歡,我才穿的,為瞭你,我剛剛差點把腳扭瞭。」「文雅,你真好,那天晚上俺還沒射呢,你就焦急歸往瞭。」「水根兒,今天我好好的彌補你。」  水根兒?那天和媽媽在1起的居然是水根兒?我的天吶,她們可是師生合系啊。拋開這層合系不講,她們的年紀相差十幾歲呀,做母子全綽綽有餘瞭啊。  這時我想起那天,媽媽為什麼鎖門瞭,她們倆斷定正在房間裡亂搞,結果被我給攪和瞭。  水根兒1邊親吻著媽媽,1邊把那雙大手伸入瞭媽媽的裙子裡,撫摩著媽媽的大屁股。  「壞水根兒,幹嘛那麼猴急啊,全是你的女人瞭,我也奔不瞭。」「好媳婦,你沒穿內褲啊,裡面全濕濕的瞭。」「啊……壞水根兒,你越到越厲害瞭。」  「那還不是媳婦教得好啊。」  「再過些天就是我們大喜的日子瞭,啊……水根兒,好人。」水根兒在稱喚媽媽什麼?他管我的媽媽啼媳婦?這個混蛋。  大喜的日子?這復是什麼意思啊?  水根兒1邊脫掉媽媽的裙子,1邊岔開媽媽白皙的大腿,蹲在地上把頭伸入瞭媽媽的胯下,似乎在伸出舌頭舔弄著媽媽的陰部,姿態顯得非常淫蕩。  「啊……水根兒,我的男人。」  想不來媽媽居然變得這麼騷,被1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孩子挑逗成這樣。  隻見媽媽1邊呻吟,1邊把自己的手指放入嘴裡不停的吸允著,雙腿也在不住的發軟顫抖。  「水根兒,別舔瞭,媳婦想要瞭,嗯……」  媽媽,我的媽媽在講什麼?她在向水根兒求愛呀,望來此情此景,我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  當水根兒站起身的時候,嘴唇上,鼻子上都是黏糊糊的液體,上面沾滿瞭媽媽的淫水。  水根兒脫下瞭自己的褲頭,露出瞭早已無比猙獰的大那話兒。而媽媽會意的靠在瞭1棵老樹上,抬起瞭自己的左腿,將自己滿是陰毛的小逼完都暴露在這村裡的湖光山色之中。  水根兒走來媽媽同前,向上抬瞭抬媽媽穿著黑絲的美腿,扶著他自己的大那話兒,對準媽媽的小屄口用力刺瞭入往。  「啊……入到瞭。」  水根兒1邊撫摩著媽媽熟透瞭的大雙峰,1邊不停的抽插,兩個人就這樣站在老樹的旁邊做愛著。  望著辛勤耕耘的水根兒,媽媽眷戀的送上瞭自己的香吻,那種眼神,是我從到全沒見過的。  十幾分鐘的功夫,媽媽的喚吸似乎越到越急促,身體也在不住的顫抖。  「啊……啊……水根兒,到瞭,我到瞭。」  可能是這個姿態太累瞭,高潮後的媽媽,雙手扶著樹根,俯下身復撅起瞭自己肥碩的大屁股。水根兒會意的扶著媽媽的腰身,從後面插入瞭媽媽濕澆澆的小屄。  空曠的山野裡,清脆的鳥叫聲,交媾的撞擊聲,還有媽媽那綿軟的呻吟聲。  隨著時間的延伸,媽媽的呻吟也越到越高亢。  「呀……水根兒,我的男人,到瞭,我復到瞭。」「文雅,我的好媳婦,我要去瞭,今天我能射入往嗎?」「嗯,射吧,喜歡就射入到吧,水根兒,我的親丈夫,我的男人。」水根兒玩命似的向媽媽子宮裡面頂,不停的噴射著他的子孫。  真想不來媽媽不光和自己的學生交合,居然還讓他內射入往。此時我真的有點方寸大亂。媽媽這是怎麼瞭?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被內射的媽媽眷戀的摟著水根兒這個農村的大男孩兒,還時不時的親吻著他的額頭,望起到既像夫妻復似母子。  「媳婦,剛剛射入往的時候真是太舒暢瞭,你會懷上俺的孩子麼?」「會,1定會的,水根兒,你快樂麼?」  「快樂,太幸福瞭,俺要當爸爸嘍。」  「小壞蛋。」  「媳婦,真沒想來會遇見你,俺還以為自己要打1輩子光棍呢。」「也許這就是我們的緣分吧。」  「哎,像我們村子這麼窮,有哪傢的閨女情願嫁來我們村吶,真的委屈你瞭。」「笨水根兒,別這麼講。」  「會1輩子全對你好的,哎,想起到就有點上火,好媳婦,我們村裡那個不成文的規矩,你真的想好瞭麼?」「想好瞭,嫁雞隨雞,既然我們要成親瞭,我全聞你的,隻指望你別像小東的爸爸1樣負瞭我。」「好媳婦,我真的不明白該講什麼好瞭,我復想和你那個瞭,嘻嘻。」什麼?媽媽要和水根兒結婚?這是真的麼?不可能,盡對不可能的。  聞來水根兒這麼講,媽媽再1次撅起瞭自己淫蕩的大屁股,接受起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的男孩子的抽插。  我全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歸的小院,躺在火炕上不停的琢磨著。過瞭1會兒,媽媽歸到瞭。  「兒子,也沒出往逛逛啊。」  「出往瞭。」  「好兒子,媽想和你討論個事。」  「講。」  「怎麼瞭兒子,你似乎有點不快樂啊。」  「能快樂的起到嗎,沒什麼瞭,有事就講。」  「兒子,要不你自己先歸城裡吧,媽媽還得給這的孩子補課啊,他們離不開媽媽的,等過年的時候,媽再歸往望你吧。」真想不來媽媽還在撒謊,氣得我心蹦全加速瞭。  「你講這的孩子離不開你?糊弄笨子呢,你指的是水根兒吧,是水根兒離不開你吧,哼。」「兒……兒子,你怎麼和媽媽這麼講話呀。」  「哼,我為什麼這麼講,你自己心裡知道,別再打馬虎眼瞭,我的「好」媽媽。」「兒子,你……這……」  「還不預備講實話啊,我什麼全明白瞭。」  「你……你全明白瞭?你是怎麼明白的?」  「若要人不曉,除非己莫為,我全已經望來你們兩個……」「哎,可這……這讓媽媽怎麼和你講呀。」  「你想怎麼講,就怎麼講。」  「哎,你也是大孩子瞭,既然你全明白瞭,媽也不能再瞞著你瞭,對不起。」「我想聞實話。」  這時媽媽低著頭,說述起瞭事情的經過。  「嗯,這個村子真的非常窮困,是你想象不來的,很多孩子全上不起學,後到鎮政府給村子裡的孩子免瞭學費,即使這樣,傢長也不情願把孩子去學校送,因為連書本費對他們到講全是1筆很大的開銷。」「有這麼艱難麼?」  「真的,比你想象的還要艱難,1頓普普遍通的餃子和燉肉對他們到講全是非常奢靡的。」「可這與你和水根兒有什麼合系?」  望得出,媽媽好像有點坐不住瞭,畢竟這種事不是那麼好解釋的,尤其是在自己親生兒子的面前。  「好,我不打斷你,你繼承講吧。」  「嗯,雖然這很窮,條件也很差,可老鄉們的淳樸和孩子們對見識的渴求還是讓媽媽很感動,媽媽下決心好好的教他們。記得那是十個月以前的事瞭,有1次媽媽在河邊洗腳刷鞋子,1不仔細就滑來瞭河裡,可媽媽並不會遊泳,就拼命的啼喊,幸好水根兒在附近聞來瞭我的喊聲,他奔來河邊,想全沒想就蹦入瞭河裡救我,拼著命的把我向岸邊推。」「英雄救美瞭,同武俠小講1樣。」  「媽講的是真的,可是兒子你明白麼?水根兒他並不會遊泳啊,當他把我推上岸的時候,他自己全快沉下往瞭。」「什麼?他不會遊泳?」  聞媽媽這麼講,我真的有點懵瞭,不會遊泳還會下河往救人?  這怎麼可能呢?  「有幾個老鄉聞來我們的啼喊,奔來瞭河邊,1起把水根兒救瞭上到。讓媽媽萬萬沒想來的是,水根兒醒到以後的首先句話,居然是問我怎麼樣,他居然還在顧著我的安危。」「難道就因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們就……」「固然不是,你真的以為媽媽是個隨便的女人麼?假如我真的是那種女人的話,媽媽就不會被那個校長給派來這個偏遙的小村子瞭。」「媽,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繼承講吧。」  屋子裡的生氣好像緩和瞭不少,我好像也沒有剛剛那麼生氣瞭。  「兒子,你聞講過日久生情吧,水根兒是1個明白上入的孩子,雖然不是很聰慧,可是非常的刻苦,因為基礎差,水根兒就常常到這個小院學習。有的時候,水根兒傢裡偶然做點好食的,他自己全舍不得食,就偷偷的給我帶來小院裡。可能是因為在農村呆久瞭,也可能是因為我隻把他當成自己的學生,在屋子裡的時候,就穿的隨便1點。有1天晚上,水根兒笨笨的向我表白瞭,那時我才發覺自己的潛意識裡其實是很喜歡他的,畢竟媽媽也離婚好幾年瞭,沒節制住自己,我們就……就……」「媽,我理解你的苦衷,我向來也沒阻撓你往尋你的另1半啊。  可是水根兒,他……他是個孩子呀,他似乎還沒我年紀大呢。  假如你想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你可以再經濟上幫助他們傢呀。」「你講的這個媽心裡知道,媽也明白這不對,可是我們倆之間真的不是能用錢到衡量的,媽也不明白為什麼,就是操縱不住自己的感情。」「媽,那你們講的大喜的日子……那是怎麼歸事呀?難不成你……」「這……哎,既然你什麼全明白瞭,媽就和你實話實講吧。  嗯,媽打算嫁給水根兒瞭,過幾天我們就辦喜事。」「這……你講什麼?」  「水根兒是個不會撒謊的孩子,因為常常去媽媽這奔,有的時候歸傢就會很晚,這就引起瞭他傢裡的懷疑,他媽媽1逼問,水根兒就把我們的合系就實話實講瞭。」「那他的父母也會允許你們的合系?」  「嗯,我也沒想來,他的父母明白以後非常的快樂,有1天,在水根兒傢裡人的哀求下,我和水根兒1起歸來瞭他傢。因為招待我,他父親把1隻下蛋的老母雞全殺瞭。望來他傢那面艱難,媽媽就想把隨身帶著的兩千塊錢留給他們,可是他們卻講什麼全不肯拿,惟獨1個要求,就是想要我嫁給水根兒。」「我的天吶,這怎麼可能,我還以為他父母得狠狠的K 這個混蛋呢。」「他們傢娶不起媳婦,更給不起彩禮,水根兒傢1共3個孩子,還全是男孩子。他父親身體不好,還得常年食藥,弄得傢裡1貧如洗,現在連書本費全是媽媽替水根兒交的。結果孩子們的婚事就成瞭老人的1塊心病。不光他傢,村子裡很多傢全是那樣。你明白麼,農村對傳宗接代這種事望的很重,他父母想讓媽媽給他傢留個香火。」聞來媽媽這麼講,我真的不明白該如何歸答瞭,心裡講不出的酸楚。  「開始媽媽並沒想和水根兒結婚,畢竟我們年紀差的這麼多,我也不可能永遙呆在這兒,因為媽媽還有你呀。可是當水根兒的媽媽跪在我面前祈求我嫁給水根的時候,媽媽就堅定瞭這個信念,答應瞭他們。」聞媽媽講來這,我心中的怨氣小多瞭,也許這真的就是命中註定的吧。  「媽,你真的想好瞭麼」  「想好瞭,水根兒是真心對我好的,他很質樸,不像很多的城裡人,1肚子的花花腸子,媽媽相信自己的挑選。」「那你們什麼時候辦喜事啊。」  「兒子,你……你不反對瞭?」  「反正你覺得幸福就隨你吧。」  「嗯,這周日我們就辦喜事。」  聞來我這麼講,媽媽1臉的感激。  「對瞭,我聞水根兒和你講,似乎村裡有1個什麼不成文的規矩,究竟什麼意思啊?」「啊?這……這個你就別問瞭,媽往給你做飯。」聞來我問道這個問題的時候,媽媽忽然變得驚慌失措,媽媽究竟怎麼瞭?為什麼1問來這個問題,媽媽就變得這麼慌張呢?  (2)  食晚飯的時候,多少還有1點尷尬,畢竟自己的媽媽要結婚瞭,嫁的還是1個年紀比我還要小的孩子,心裡還是有點不是味道兒。  「媽,我還有個要求。」  「兒子,你講吧。」  「媽,讓我見見水根兒行麼?」  「兒子,媽求你別難為他。」  「我不會的。」  「好吧,那媽……媽媽往安排。」  想想這窮困的村子,想想水根兒那可憐的1傢,再想想媽媽那幸福的樣子,哎,我還能再講什麼呢,合鍵是講別的也沒用啊。  望得出,媽媽的心裡有點兒忐忑不安的,可她還是往尋水根兒瞭。  坐在炕上,我不停的琢磨,想來瞭曾經的過去,記得前些年母親節的時候,當我把1束鮮花拿來媽媽面前的時候,媽媽全感動的快要流淚瞭,帶著我往商場買瞭好多的新衣服。  她是那麼的善良,每次在外面碰到要飯的,媽媽全會拿出5塊十塊的零錢,每次在電視上望來別的地方浮現顯然災難,需要國人募捐的時候,媽媽全會默默的把錢塞入愛心捐款箱。  對別人尚且這樣,對親朋摯友就更是如此。這麼多年,惟獨別人對不起媽媽,媽媽卻從沒有對不起別人的時候。  過瞭1會兒,1陣腳步聲打斷瞭我的琢磨,水根兒1個人低著頭戰戰兢兢的走入瞭屋子。  「小東哥,我……我……俺到瞭,這事全怪我俺,你打我吧,千萬別怪廖老師。」「你別驚恐,剛剛我媽全和我講瞭,我也全明白瞭,也不想再多講什麼瞭,我媽媽是1個在感情上受過損害的女人,隻指望你能對我她好點兒,別負瞭她。  」  「你放心吧,俺這個人不會講什麼大道理,不過俺1定會好好對她的,1定會的,俺以性命做保障。」「那就好,哎?對瞭,我聞講你們村子似乎有1個什麼不成文的規矩到著,那究竟是什麼啊?能告訴我麼?」「這……這……這個真的不好講的,這是洞房裡面的事情,這……你還是別問瞭。」聞來我這麼問,水根兒的神情也和媽媽剛剛1樣那麼驚慌失措,轉身就奔瞭出往。究竟是什麼規矩啊,這麼奧秘?  還是洞房裡面的事情,太古怪瞭。  周5的中午,院子裡忽然到瞭1個農村婦女,聞媽媽介紹講是水根兒的母親,望樣子和媽媽的年紀差不多,按農村的習俗,她的年紀可能比媽媽還要小。  預計是水根兒告訴瞭他的母親我到瞭村裡,她母親才特意到望望我的。講心裡話,我真的有點尷尬,水根兒即將就變成瞭媽媽的丈夫,而眼前的這個女人到底該怎麼稱喚呢。  原本打算周6的上午就歸城,可是水根兒的母親死活要我留下到參加水根兒和我媽媽的婚禮,還講我是吉祥的征兆。後到我才知道,原先媽媽帶著我成親,應該算是帶子,望到她們是在是想讓我媽媽給她們傢生個孩子。  也不明白怎麼的,可能是我對那個奧秘的規矩非常好奇吧,居然莫名其妙的答應瞭她的這個哀求。  星期61整天,她們全忙著預備婚禮,全忙壞瞭。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來瞭周日,媽媽穿上瞭大紅的袍子,頭上蓋瞭個紅蓋頭,在小院等著水根兒傢裡到接親。  哎,望著媽媽的樣子,我全講不出心裡是個什麼味道兒。  這時外面響起瞭鑼鼓聲,水根兒開心的牽著媽媽的手上瞭花轎,真的是8抬大轎啊。  村裡也到瞭很多人,水根兒傢裡殺瞭唯1的1口大肥豬,到款待村裡人,等水根兒傢的院子裡坐滿瞭村裡的老老少少,鄉村式的婚禮正式舉行瞭。  「1拜乾坤。」  媽媽和水根兒真的跪在瞭地上,拜瞭乾坤。  「2拜高堂。」  什麼事啊,媽媽居然有瞭兩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公公婆婆。  「夫妻對拜。」  按農村的規矩,媽媽和水根兒就成為瞭正式的夫妻。  接著水根兒是挨個桌子的敬酒,村子裡的人向來鬧來瞭傍晚,天快黑的時候,人群慢慢地散瞭,而媽媽似乎向來在洞房裡期待著水根兒。  讓我有點古怪的是,1般的農村婚禮不全得鬧洞房麼,可是這個村子卻沒有人這麼做。  而我因為好奇心,就假意的飲醉,朝小院的方向走往,半路上復偷偷的返瞭歸到。  因為媽媽和水根兒的洞房是東西兩個屋子,而媽媽正坐在東邊的屋子裡等著水根兒,我就趁亂偷偷的潛入瞭西屋的櫃子裡。  不1會的功夫,院子裡收拾的差不多瞭,我聞來似乎是有人鎖門的聲音,應該是水根兒預備和媽媽洞房瞭,可是這復有什麼機密規矩呢?  也沒有什麼反常啊?  復等瞭1會兒,我偷偷的從櫃子裡爬出到,溜來瞭東屋的窗邊,因為水根兒傢裡的窗子還是那種白色塑料紙的,就輕輕的用手指捅瞭個窟窿,偷眼向裡面觀瞧。  讓我無比驚異的是,裡面……裡面怎麼會有4個人?1個性感成熟的女人和3個男青年。  這不是水根兒和他的兩個親兄弟麼?1個啼水生,1個啼水河,這究竟是怎麼歸事啊?  隻見3個男青年聚在媽媽身邊,1起脫著媽媽的衣服,而媽媽就坐在火炕上接受著,神情非常的羞澀。  「嫂子,你真好望,比花還美,我從到就沒見過像你這麼好望的女人。」「是啊,大嫂,我們感覺像是做夢1樣,我們哥倆還從到沒碰過女人呢。」外衣,外褲,胸罩,內褲,1件1件的被他們顫抖的雙手脫掉,身上隻剩下瞭兩條性感的黑色長筒絲襪。  為什麼他們兩個敢那麼對媽媽,媽媽和水根兒全不攔著呢?而且媽媽不光沒有絲毫的抗拒,似乎還在嬌羞的配關著?  「嫂子,你的雙峰可真大,真白,我……我……」水根兒在幹嗎?他為什麼不攔著他的兩個兄弟?反而在身後摟著媽媽的小腹,眼望著那兩個弟弟1邊撫摩媽媽的雙峰,1邊吸允著媽媽堅硬的玉乳。  「嗯……」  媽媽呢,媽媽1邊小聲的呻吟,1邊用洋溢母愛的眼神審視著自己丈夫的兩個弟弟,任由他們玩弄自己的1對大白兔。  「嫂子,我下面漲得好難受,我……」  「我也是啊。」  媽媽望著眼前這兩個少不經事的孩子,羞澀的脫下瞭他們倆的內褲,兩根堅硬如鐵的大那話兒霎時暴露在媽媽的眼前。  「媳婦,俺這兩個弟弟還什麼全不懂呢,嗨,別講他們倆瞭,連俺的經驗還不全是你教的麼,還是咱們倆先到吧,讓他們在邊上學學。」「嗯,水根兒,我有點不好意思。」  「沒啥,媳婦,放開點兒,你就享受吧。」  水根兒分開媽媽的絲襪美腿,趴在瞭她的胯下,舔弄起瞭媽媽肥美粘稠的小逼。  「呀……老公啊。」  望著媽媽紅潤多汁的小逼,那兩個啼水生和水河的青年不停的吞咽著口水,水生居然隨手握住媽媽的1隻絲腳,嗅著上面的滋味。  「好香啊。」  緊接著就隔著絲襪把媽媽的腳趾放進瞭口中,不停的吸允著。望著水生在舔媽媽的肉足,水河也學著水生的動作,吸允起瞭媽媽的另1隻肉足。  兩個弟弟似乎是無師自通,舔完瞭媽媽的腳趾,復伸出貪欲的腳趾舔起瞭媽媽的腳心。  「嫂子,你的腳真好望,還這麼香。」  「咯咯,你們弄得嫂子好癢啊。」  望著屋子裡面的場面,也不明白怎麼歸事,我的下面居然不曉不覺的硬瞭。  太卑鄙瞭,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啊。  「老公,別舔瞭,媳婦想要瞭。」  媽媽嬌滴滴的聲音聞起到特殊的酥骨,望來媽媽那讓人消魂的樣子,水根兒扶著自己的大那話兒就預備向媽媽的小屄刺往。可就在這個時候,媽媽卻摟著水根兒的脖子,眷戀的審視著眼前的這個小丈夫。  「老公,先別插入往。」  「怎麼瞭,俺的好媳婦?」  「還記得以前我和你講過,要在洞房花燭的時候把媳婦的處女給你麼?」「固然記得,可是俺來現在全沒弄知道,難道這處女不是指你生孩子的地方麼?」「傻水根兒,媳婦已經是生過孩子的人瞭,那個地方固然不是處女瞭,我指的處女是這兒……」想不來媽媽居然嬌羞的沖水根兒指瞭指自己的小腚眼,什麼?難道媽媽想讓水根兒插她的腚眼?  「媳婦,那個地方也可以插入往麼?」  「老公,難道你不想麼?當年小東他爸爸就想插我那裡,我全沒同意,今晚廉價你啦。」「想,媳婦的處女俺固然想要瞭,那俺可插入往瞭。」想不來媽媽把手指伸向瞭自己的小逼,把小逼裡面的淫水1點1點的塗抹入瞭自己的小腚眼裡,翻過性感的身體,跪在火炕上撅起瞭她的大屁股。  「老公,輕點,人傢是首先次呢。」  當水根兒把他的陽物頂入媽媽腚眼的時候,媽媽身體開始顫抖起到。  「啊……老公,慢點。」  「好媳婦,你這兒太緊瞭,弄的俺全緊張瞭,會弄疼你麼?」「不會的,到吧,老公。」  水根兒扶著媽媽的胯部,1點點的向腚眼裡面插。不明白為什麼,媽媽的神情似乎有點痛苦。這麼大的那話兒插入那麼小的腚眼裡,怎麼可能受得瞭啊。  「哎呀……」  「媳婦,終於入往瞭,好緊呀,有點費勁。」  水根兒開始瞭徐徐的抽插,眼望著水根兒在和媽媽肛交,水生和水河也到來瞭媽媽的身邊。  「嫂子,你真好望,我能親親你嗎?」  「嗯,水生,張開嘴巴。」  望來水生笨笨的張開瞭自己的嘴巴,媽媽羞澀的伸出瞭自己的香舌,1邊接受水根兒的抽插,1邊和水生激烈的舌吻。  望著和水生接吻的媽媽,水河好像有點無從下手,1邊親吻著媽媽潔白的脊背,1邊撫摩著媽媽標志性的翹臀。  那邊水根兒抽插的速度慢慢的加快瞭,從他的神情望得出,水根兒好像對媽媽的處女腚眼非常的享受。  再望媽媽,腚眼上的小褶皺幾乎全被撐開瞭,隨著水根兒的抽插,連腚眼裡面鮮嫩的肛肉全在不斷的翻入翻出。  水根兒的動作好像越到越快,臉上神情也變得越到越古怪。  「媳婦,俺忍不住瞭。」  「呀……啊……」  媽媽仰著頭,就在3個孩子的面前,忘情的呻吟起到。  射瞭,水根兒的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射入瞭媽媽的小腚眼裡。當水根兒從腚眼裡拔出那話兒的時候,陰莖上居然粘連瞭點點的血絲。  「媳婦,我……我……俺把你弄疼瞭吧,有點太激蕩瞭,真沒想來會這樣的。  」  媽媽轉過身,溫和的摟著水根兒的脖子,輕撫著他寬闊的胸膛。  「沒合系的老公,首先次全是這樣的,忍忍就沒事兒瞭,你這麼心疼我,證實我的挑選是對的。」1邊的水生和水河笨笨的審視著媽媽性感的身子,水生從後面摟住瞭媽媽,像個孩子1樣沖媽媽撒嬌。  「嫂子,我們倆也想像大哥1樣和你……和你日屄,幹腚眼。」聞來水生講的這麼露骨,媽媽嬌羞的轉過頭,微笑的審視著正在玩弄她玉乳的水生。  「壞水生,不許講的這麼難聞。」  這時水河已經趴在瞭媽媽的胯下,小心的觀察著媽媽濕漉漉的小逼,不停的吞咽著口水。  「嫂子,這就是女人的屄呀,真好望。」  水河學著剛剛水根兒的動作,伸出瞭幼稚的舌頭,舔起瞭媽媽香艷的陰唇。  「啊……水河。」  舔瞭好1會兒,當水河抬起頭的時候,嘴巴上甚至是臉上全沾上瞭媽媽的淫水。  「嫂子,我想日屄。」  「嗯。」  媽媽躺在火炕上,劈開瞭自己性感的絲襪美腿,完完都都的露出瞭飽滿的小逼。雖然曾經在山上偷窺過媽媽和水根兒交合,可這還是首先次這麼近距離觀察來我曾經出生的地方,飽滿水潤嫩滑,非常的誘人。  假如她不是我的親生母親,這個完美的小逼會屬於我麼?造化弄人啊,這個完美的地方現在隻屬於這幾個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瞭。  隻見水河猴急的扶著自己的大那話兒,用力向媽媽的小屄頂往,可是頂瞭半天,大那話兒卻仍舊停留在外面。  「小笨瓜,你沒尋對地方,躺下,讓嫂子幫你。」望來水河躺在瞭火炕上,媽媽把自己的小屄口對準水河的大那話兒,漸漸的坐瞭下往。  「啊……」  「啊呀,嫂子,我幹你的屄瞭,好刺激呀。」  望來水河在和媽媽交合,水生好像也焦急瞭,審視著正在享受性愛的媽媽。  「大嫂,我也想幹。」  「這……這……水生,也像你水根兒哥那樣,幹嫂子的腚眼吧,啊……」講完這句話,媽媽羞澀的趴在瞭水河的身上期待著。而水生如獲至寶1樣的跪在媽媽身後,把自己的大那話兒徐徐的插入瞭媽媽的小腚眼。  這……這不是惟獨在A 片裡才幹望來的3明治麼,想不來此時就浮現在瞭我的眼前。  兩個孩子像兩隻興奮的公牛1樣瘋狂的抽插著媽媽的小屄和小腚眼,更想不來的是,水根兒居然也到來瞭媽媽的面前。  「媳婦,我也想要瞭,給我舔舔吧。」  望著水根兒再次堅硬的大那話兒,媽媽張開瞭自己性感的雙唇,吞瞭下往。  我的天吶,媽媽的小屄,小腚眼,甚至是性感的小嘴裡全被3個男孩子的大那話兒塞滿瞭。  「嫂子,和你日屄真是太爽瞭,真想幹1輩子呀。」「大嫂,我好喜歡你,我……我……」  不曉怎麼歸事,媽媽忽然吐出瞭嘴裡的大那話兒。  「啊……水生,水河,嫂子……嫂子到瞭。」  原先媽媽是高潮瞭,才1小會的工夫,就被兩個孩子幹來瞭高潮。  「嫂子,我敬愛的嫂子,哎呀,忍不住瞭。」  媽媽,水生,水河,3個人全在不住的顫抖,望得出,兩個孩子在媽媽的小逼和小腚眼裡射精瞭,射瞭很久,斷定射的非常多。  高潮後的媽媽趴在瞭水河的身上,好像在歸味著高潮的餘韻。雖然射精瞭,可兩個孩子的那話兒還插在媽媽的小逼和腚眼裡,久久不情願拔出到,愛撫著他們敬愛的嫂子。  「水生,水河,起到吧,讓你們嫂子歇1會。」見媽媽躺在瞭火炕上,3個男孩子全圍在瞭她的身邊。不曉為什麼,水生的臉色忽然變得嚴厲起到。  「怎麼瞭,水生,怎麼不快樂瞭呢?是嫂子哪做的不好麼?」望來媽媽1頭霧水,水生1把摟住瞭媽媽,眼睛裡好像閃現瞭1絲淚花。  「嫂子,我……我愛你,水生想讓嫂子也做我和水河的媳婦兒。」「是啊,嫂子,水河也很喜歡你的,我們全離不開你。」「這……」  聞來兩個孩子這麼講,媽媽為難的審視著水根兒。  「水生,水河,你們應該明白咱們村裡的規矩呀。」「我們不管什麼規矩,我們不明白。」  「哎,你們也別裝笨瞭,按規矩說,等你們嫂子懷上孩子,你們以後就再也不能碰她瞭。」「老公,上次你隻和我講,村子的規矩是當大哥的假如娶瞭媳婦,那麼從洞房花燭來懷孕這段時間,幾個弟弟全可以同大哥1起享受他們的嫂子,生瞭孩子以後就再不能瞭,這規矩的到歷究竟是什麼呢?」什麼?我終於知道瞭,原先這就是村裡那個不成文的規矩呀,我講為什麼媽媽和水根兒全不情願告訴我呢,卻是是很難講的出口啊。  「其實這規矩也不是1年兩年瞭,其實河對面的山湖村也有這個規矩,因為村子裡太窮瞭,別村的閨女哪個情願嫁來俺們村啊,這就導致村裡的不少男人來老的時候還沒碰過女人。更有甚者因為對女人的好奇居然會往犯罪,還有個男人居然把自己的親生母親給幹瞭,你講多嚇人吶。」「啊?這就是這個規矩浮現的緣故麼?」  「固然不都是瞭,其實這隻是很小的1個緣故。更主要是因為……」「因為什麼呀?」  「也不明白是怎麼歸事,不明白是井水的緣故,吃物的緣故,還是因為貧窮導致的營養不良,俺們這兩個村子,尤其是俺們村子的懷孕率特殊的低。所以村裡的老1輩覺得這個規矩既能讓娶不來媳婦的小兒子們不至於太怨恨父母,也能讓兒媳婦的懷孕率高 1點吧。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嫂子,求你瞭,也做我們哥倆的媳婦吧,我們真的離不開你,沒有你的話,我們真不明白該怎麼活下往瞭。」「這……你們倆以後長大的還會娶媳婦的。」  「嫂子,我們傢拿不起彩禮,我們哥倆也很難娶來媳婦的,再講哪有像嫂子這麼好的女人,什麼全不圖,我們也不想娶媳婦瞭,我們隻喜歡嫂子1個女人。  」  望媽媽的樣子還是有點為難,她羞澀的審視著水根兒,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見。  可我從媽媽的眼神裡居然望出瞭她的1絲渴求,望樣子媽媽應該是不會排斥的。  「媳婦,水根兒聞你的,以後咱們傢你做主。」「這……讓嫂子考慮1下好麼?」  「嫂子,你就答應瞭吧,我們什麼全聞你的,我們會對你很好的。」「嫂子,我復想和你日屄瞭,嘿嘿。」  「兩個小壞蛋。」  媽媽微笑著沖他們兩兄弟努瞭努嘴,撅起瞭肥美的大屁股,這次換成瞭水河在享受媽媽的口交,而水生和水根兒則1上1下紛紛插入瞭媽媽小腚眼和小屄裡。  以3個年輕人的體力,我預計媽媽這1夜是不會消停的。我偷偷的從後面的窗子蹦瞭出往,1個人歸來瞭小院。  歸來小院我才發覺自己的褲襠濕濕的,哎,我真是個混蛋。  第2天上午,媽媽和水生歸來小院望我,也沒講什麼,隻是叮囑媽媽要保重身體,水根兒讓我放心,講他1定會好好的照料媽媽。  現在哪是水根兒在照料媽媽啊,連他的兩個弟弟,3個人在照料我的媽媽啊。  離開瞭這個小山村,我還是有點擔心,哎,也不明白媽媽答沒答應水生和水河的無理要求,應該不會吧。  本到他們村的那個不成文的規矩就夠齷齪的瞭,現在那兩個孩子居然想讓媽媽做他們3個人的老婆,3個精力旺盛的青年啊,媽媽可千萬不能答應他們啊。  歸來城裡,復開始瞭緊張的學習,也時常和媽媽通通電話,從媽媽的語氣裡,我感覺的出她應該是挺高興的。  時間過得也挺快的,轉眼間就放瞭冷假,帶著對媽媽的想念,買瞭1些營養品,就搭上瞭通去那裡的火車,下瞭火車坐汽車,復走瞭小半天的山路,終於來瞭。  天已經黑瞭,還是先往媽媽的小院住1宿吧,明早再往水根兒傢望媽媽。因為我手裡有1把小院的鑰匙,就徑直到來瞭小院。  可當我走入院子裡的時候,卻發覺屋子的燈是亮的,古怪瞭,難道媽媽沒在水根兒那住麼?不可能的啊,媽媽講她向來在水根兒傢住啊。  再望外面居然也沒有鎖門,這是怎麼歸事呢?難道媽媽真在這兒住麼?  可當我走入屋子的時候,卻發覺裡面並沒有人,更讓我感來古怪的是火炕卻是暖的,屋子裡非常的溫暖。  在外面走瞭這麼久的山路,可把我凍的夠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聞來門外傳到瞭腳步聲,還有講話的聲音,我下意識的藏在瞭廚房的大水缸的後面,究竟是誰到瞭呢?  (3)  就在我躲來廚房大水缸後面的1剎那,聞來瞭幾個認識的聲音。  「好嫂子,快到吧,我們哥倆兒全等不及啦。」「兩個小壞蛋,怎麼總想和嫂子日屄呀。」  這不是媽媽的聲音麼?日屄?這麼粗俗的字眼怎麼可能會從媽媽的口中講出到呢?  「因為我們喜歡嫂子呀,可是現在嫂子的肚子大瞭,不能和我們日屄瞭,那我們就幹嫂子的腳,幹嫂子的嘴,幹嫂子的小腚眼,嘻嘻。」「你們倆可變得越到越壞瞭,快到吧,幹完瞭我們趕快歸往,要是讓咱爹媽明白瞭,還不把你們倆的屁股打開花瞭。」「呵呵,嫂子似乎比我們哥倆還焦急呢,水河,你觸觸,咱媳婦的屄全流水瞭。」「別亂啼瞭,啼順嘴的話,要是讓咱爹媽聞來,可沒你們好果子食的。」「怎麼會讓他們明白呢,惟獨咱們3在1起的時候,我們才敢稱喚你媳婦的。」等她們3個人入瞭屋子,鎖上瞭門,我才偷偷的從水缸後面蹦出到,窗戶的塑料紙模上已經有十幾個窟窿瞭,望樣子真的是不常常住人。  透過其中的1個小窟窿,我發覺裡面竟真的是媽媽和水根兒的兩個弟弟。  從她們的對話裡,我發覺媽媽似乎變得很淫蕩瞭,真不明白這半年的時間,她的變化居然會這麼大,而此時此刻那兩個男孩子已經脫得精光瞭。  更讓我驚詫的是,媽媽的肚子居然大瞭,圓鼓鼓的,難道媽媽真的懷上瞭水根兒的孩子?  水生和水河脫掉瞭媽媽身上的衣服,水生居然還從衣櫃裡拿出瞭1雙洋溢誘惑的黑色長筒絲襪穿在瞭媽媽的大腿上。  「嫂子,你這兒全流瞭好多水瞭。」  「壞水生,別饞嫂子瞭,快舔舔嫂子的屄。」  屄?這麼骯臟的詞匯,我真的是首先次聞媽媽講出到。  「嫂子,講真的,你現在對日屄需求比以前還要猛烈呢,似乎哥1個男人已經滿足不瞭你瞭。」「是啊,尤其是嫂子懷孕以後,慾看似乎真的越到越猛烈瞭,假如我們不碰嫂子的話,沒準嫂子會主動求我們哥倆和她日屄呢,嘿嘿。」「小壞蛋,不許那麼羞嫂子,嫂子年紀大瞭,固然需要男人瞭,你們倆不喜歡吶,不喜歡的話,嫂子就是憋著也不讓你們碰瞭。」「喜歡,喜歡,我們太喜歡瞭,我們要幹1輩子呢,你既是我們的嫂子,也是我們的老師,還是我們的媳婦,嘿嘿。」「別逗嫂子瞭,嫂子這兒癢瞭,快給嫂子舔舔。」媽媽的神情真是淫蕩至極,躺在火炕上,主動用兩隻手分開自己的絲襪美腿,露出她早已濕澆澆的小逼,應該講是她的玉門才對。  當水生趴在她的胯下,1邊吸允她的陰唇,1邊用手指挑逗她玉門的時候,換到的是媽媽放縱的呻吟。  「啊……舒暢啊,就是那兒。」  「嫂子,別光自己舒暢啊,也給水河舔舔那話兒呀。」「壞水河,蹲來嫂子頭上,讓嫂子舔舔你的臭那話兒。」聞來媽媽這麼講,水河壞笑著跨坐來瞭媽媽的胸脯上,把那根堅硬如鐵的大那話兒插入瞭媽媽的小嘴裡。1下接1下的向媽媽的嘴巴裡面插,就像是交合1樣。  「啊呀,嫂子的騷水流的太多瞭,全快把水生淹死瞭,嘿嘿。」想不來啊想不來,就在半年以前,媽媽因為村裡那個不成文的規矩才和水根兒的兩個弟弟1起交合,還是手把手的教他們倆。  可是現在呢,媽媽的神情卻這麼淫蕩,全已經懷胎6月的人瞭,居然還挺著個大肚子,和水生水河這兩個比我年紀還小的孩子在火炕上淫樂,這半年的變化為什麼會這麼大?  「嫂子的舌頭可真厲害,舔的我那話兒全酥瞭。」「水河你望,嫂子屄上的這個豆豆真有趣,每碰1下,嫂子的身體就1顫1顫的。」「城裡人管那個豆豆啼什麼我還真不記得瞭,反正我就管那啼屄豆,嫂子講那是她最敏銳的地方瞭。」「那我就好有趣玩嫂子的屄豆豆,讓嫂子開心,讓她興奮,讓她1輩子也離不開我們哥倆兒。」水生把註重力完都的集中來瞭媽媽的陰蒂上,1邊用舌頭舔,1邊用手指挑逗著。  「嫂子,我的親嫂子,我的親媳婦,我要去瞭。」水河在幹嘛?他在射精啊,他居然把骯臟的精液都射入瞭媽媽的小嘴裡,這個混蛋。  就在媽媽轉身想吐出嘴巴裡的精液時,水河卻撒嬌1般的審視著媽媽。  「嫂子,別吐出往瞭,你就食瞭吧。」  「小壞蛋,就喜歡折騰嫂子。」  媽媽在幹什麼?她居然在吞咽水河那腥臊的精液,那神情,怎麼會那麼曖昧?  「嫂子,你的屄豆變大瞭,嘿嘿。」  「啊……水生,我的好水生,嫂子到瞭,嫂子要高潮瞭。」媽媽的身體在不停的顫動,可是玉門裡卻噴出瞭1股晶瑩剔透的水註,那是什麼?那不是媽媽的尿麼?難道媽媽居然會被兩個孩子刺激的尿瞭?  「2哥,你日嘛呀,弄的這麼激烈,不會傷來肚子裡的兒子吧。」「應該不會吧,我也沒想來嫂子會高潮的這麼激烈呀。」「壞水河,不許胡講,那是我和你大哥水根兒的兒子,是你們的小侄兒。」聞來媽媽有些曖昧的反駁,水河壞笑著撫摩著媽媽的大肚子。  「嘿嘿,雖然名義上是我們的小侄兒,可是他的媽媽全和我們哥倆日屄瞭,我們倆不也是他的爸爸麼,是吧,嫂子媳婦。」「人小鬼大,起初怎麼沒望出到你們倆會變得這麼壞呢。」往他媽的,這話怎麼聞起到這麼刺耳,得瞭廉價還賣乖,幹瞭人傢的媽媽,人傢孩子就要啼你爸爸麼?  「媳婦,用你的小腳幫我再弄硬瞭瞭吧。」  「死水河,我的年紀當你們倆的媽媽全綽綽有餘瞭。」「那我們就啼你媽,嘿嘿。」  「那可不行,啼媽媽的話,那就是亂倫瞭,雖然我年紀小,可我也明白母子亂倫是要天打雷劈的。」「還是水生講的對,不過你們這麼對嫂子,難道就不是亂倫瞭麼?那啼叔嫂亂倫啊,呵呵。」「可是叔嫂和母子不1樣啊,除瞭嫂子,天底下所有的女人我們全不喜歡。」「是啊,嫂子是我們哥倆最愛的女人,假如叔嫂亂倫也要天打雷劈的話,那我們哥倆就替嫂子扛著,讓雷劈我們倆。」「不許胡講,有你們倆這句話,嫂子就是做什麼全值瞭。」媽媽這個神情,這個眼神,怎麼會洋溢瞭感激,洋溢瞭眷戀?  「嘿嘿,我們倆不會被雷劈的,我們還要和嫂子……應該講和我們的乖媳婦日屄,幹腚眼呢,永遙幹下往。」「壞孩子,就忘不瞭這個。」  講著,媽媽就曖昧的伸出兩隻穿著黑絲的肉腳,漸漸的夾住瞭水河的大那話兒,往返的套弄著。  是足交啊,媽媽居然在給水河足交啊,這個動作簡直是太淫蕩瞭。  「真舒暢啊,嫂子的小腳太厲害瞭,軟軟的,滑滑的,能碰到嫂子,真是我們傢上輩子修到的福啊。」隻見水河的那話兒變得越到越大,從神情就望得出他有多麼的舒暢,多麼的享受。  「嫂子,我們想幹你瞭,嫂子自己也等焦急瞭吧,嘿嘿。」「死相。」  水河躺在瞭暖乎乎的火炕上,而媽媽則劈開雙腿仔細的跨在他的身上,將自己濕澆澆的大陰唇貼在瞭水河的大那話兒上,輕輕的摩擦著。  「嫂子的屄好暖好軟啊。」  「啊……水河,好大,真想讓你插入往。」  「嫂子,我的好媳婦,我也想幹你的屄呀,可是我不能損害我們肚子裡的孩子啊。」「好水河,等嫂子生瞭孩子,讓你使勁幹,讓你日個夠,嗯……」那邊的水生,早已按耐不住瞭,把媽媽小屄裡面的淫水塗抹來她的腚眼以後,徐徐的插瞭入往。  「啊……我的好水生。」  水河和水生,1個在摩擦媽媽的陰唇享受著陰交,另1個在拚命抽插著媽媽的小腚眼。  屋子裡的氣氛非常的淫靡,不斷歸響著交媾的撞擊聲和媽媽的淫聲浪語,幾個人全玩的大汗澆澆。  「啊……水生,水河,嫂子到瞭,你們的媳婦要高潮瞭。」「嫂子,你別啼瞭,我全快忍不住瞭。」  「別忍瞭,射給嫂子吧。」  在水生射入媽媽腚眼沒多久,水河也1股腦的把精液射在瞭媽媽的陰唇上。  高潮後的媽媽,滿臉愛意的親吻著身下的水河,水生也不停的撫摩著媽媽已經無比巨大的雙峰。  「嫂子,我們還想幹你,嘻嘻。」  「兩個小祖宗,不是剛射瞭麼。」  「你可以用小腳和嘴巴幫我們再弄硬啊,我們還想讓嫂子高潮,最喜歡聞嫂子高潮時的淫啼瞭,嘿嘿。」「今天就別弄瞭,嫂子現在還懷著孕呢,已經很累瞭。」「嗯,那我們聞嫂子的,歇息1會我們就扶嫂子歸往。」「哎,也不明白你們大哥怎麼樣瞭。」  「預計應該沒什麼事,我娘不是帶著大哥往縣醫院瞭麼,應該就快歸到瞭,嫂子就放心吧。」「講的也是,才十幾歲的高 中 生,應該不會有什麼大毛病的。」我就講呢,怎麼沒見來水根兒,原先是往縣醫院望醫生瞭。  「嫂子,你想什麼呢?全講瞭,我哥不用你惦記的。」「我想我兒子瞭,也不明白他現在在幹嗎,全半年沒見來他瞭。」「原先嫂子是想小東哥瞭啊,等你生瞭孩子就會城裡望望他吧。」媽媽的話讓我寬慰瞭不少,雖然她的變化很大,讓人有點難以接受,可是媽媽還是很惦記我這個親生兒子的。  「水河,你笑什麼呢?」  「沒什麼,忽然想起1件事到。」  「什麼事這麼好笑啊。」  哼,這個水河可要比水生壞多瞭,望他的笑臉準沒什麼好事。  「我想起小東哥瞭,你講他的媽媽和我們日屄,既是我們的嫂子,還是我們的媳婦,你講小東哥該怎麼稱喚我們哥倆呀,嘿嘿。」「水河,你混蛋,嫂子可告誡你,不許拿我兒子開玩笑啊,他可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這個混蛋,連我全敢取笑,真他媽尋打。  「好嫂子,別氣憤麼,我就是和你開個玩笑,水河錯瞭,以後再不敢瞭。」「這還差不多。」  聞來水河承認瞭錯誤,再望他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媽媽才破涕為笑,摟住瞭這個讓她高潮讓她滿足的孩子。  此時我的心裡真像打翻瞭5味瓶,雖然從女人的角度的到望,媽媽確實有點淫蕩瞭。可是從母親的角度到望,她還是非常的惦記我,把我這個兒子當成她最重要的人。  望來他們預備離開小院,我趕快再次藏在瞭大水缸的後面,眼望著兩個孩子1邊摟著媽媽1邊撫摩著媽媽豐滿的大屁股,離開瞭小院。  等他們走遙瞭,我才走入屋子,躺在暖乎乎的火炕上,我不停的琢磨著,媽媽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呢?  第一講明她是個慾求不滿而且性慾旺盛的女人,因為就連她懷著孩子,還和水根兒的兩個弟弟在1起縱慾淫樂,還表現的那麼放縱,望他們那默契的程度,也盡不止十次8次瞭。  可這復證實什麼呢?她是個淫蕩的女人?也不是,假如她真是個貪圖享樂喜歡縱慾的女人,她大可答應那個校長的無理要求,做校長的情婦,也許早全當上教務處主任瞭,可是媽媽寧可被調來這個窮困無比的小山村,也沒有那麼做。  難道講媽媽因為當老師當久瞭,隻對像自己兒子那麼大,什麼全不懂的青澀小男人情有獨鍾?不會是這樣吧。  可是不管怎麼講,媽媽全不是個壞女人,至少她心裡裝著山村裡這些貧窮的學生們。雖然她和水根兒的婚宴有點讓人叫笑皆非,可是她的心裡真的裝著水根兒,惦記著這個小丈夫。  尤其是對我,雖然不在我身邊,可是每個星期全會給我打個電話,關懷我的身體,關懷我的學習。就連剛剛水河無意中取笑我,媽媽全很不快樂的樣子,講我是她1輩子最重要的人。  媽媽是那麼善良,對傢人,對親朋摯友,甚至是不熟悉的受苦受難的人,全能以誠相待,大方相助。  哎,暈瞭,真的有點暈瞭,算瞭,還是順其顯然吧。  卑鄙,無恥,我怎麼能這樣,躺瞭半天我才發覺自己的褲襠裡涼颼颼的,裡面居然濕瞭,我怎麼射瞭,雖然是無意中的,可我還是覺得自己很齷齪。  舒舒暢服的眠瞭1夜,醒到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瞭。預計大白天的,她們也不會再到小院交合瞭。  幹脆復在小院裡呆瞭1下午,直來天快黑的時候,我才給媽媽打瞭個電話。  1會的工夫,隻見水生扶著媽媽走瞭入到。  「哎呀,媽的好兒子,你什麼時候到的呀。」  「我剛來。」  「小東哥好,你們母子很久沒見瞭,你們漸漸聊吧,我先歸往瞭。」等水生走後,媽媽摟著我,眼圈全有點粘稠瞭。  「兒子,媽媽好想你。」  「媽,我也想你,這不到望你瞭麼。」  「媽真想歸城裡望你的,可是現在身子不方便,走不瞭山路。」「嗯,我明白。」  「兒子,你不會怪媽媽吧。」  媽媽望著自己隆起的大肚子,羞澀的低下瞭頭。  「媽,你講來哪往瞭,開始我是有點接受不瞭。可是現在不1樣瞭,那天我躺在床上,就想起瞭過往發生的1些事。講真的,您這輩子也挺不輕易的,處處全替別人著想,惟獨別人坑你的份兒,你從到不會想著往報又往坑別人。」「哎,媽這輩子就這樣瞭,挺曉足的,就是覺得有點對不起你,等媽的支教期來瞭,媽就會往陪你。」「這個世上我們母子是最親的人瞭,隻要你快樂,活的開心,兒子也就曉足瞭。」「謝謝你,媽的好兒子。」  在小院裡住瞭兩天,就在我快要走的時候,水根兒從縣城歸到瞭。我把他拉來瞭門外,他的樣子真有點憔悴。  「水根兒,你怎麼瞭?」  「沒啥事,大夫講我似乎有點低血糖,就是有點會頭暈。」「哦,那你可得註重啊。」  「小東哥,你就放心吧,我會好好待她的,可是我……哎……」「怎麼瞭?」  「沒什麼。」  1個人歸來瞭城裡,不管怎麼講,隻要媽媽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時間過的可真快呀,轉眼間就來瞭高考,就在高考的前幾天,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忽然見來廚房有1個認識的身影,啊,是媽媽,我的媽媽歸到瞭。  「媽,你怎麼歸到啦。」  「現在是兒子1生中最重要的時候,媽怎麼能不在你身邊呢。」「謝謝媽,有媽媽在身邊,我1定能考上1所好大學的。」「媽媽相信,我兒子1定能的。」  講真的,也不明白怎麼的,雖然媽媽也是笑臉滿面的,可我望的出她多少有1些憔悴。  雖然清華北大沒什麼戲,不過也算如願,我考上瞭自己喜歡的跟濟大學。等錄取通曉書下到的時候,我們母子和親朋摯友好好慶祝瞭1番。  可鬱悶的是,媽媽復要歸來那個小山村,沒辦法,我明白她和水根兒的孩子還太小,離不開媽媽。  哼,水生和水河這歸可快樂瞭,這麼長時間沒見我媽媽,等她歸往瞭,她們還不得大幹特幹啊。  大學的生活相比高中可真是滿意多瞭,有時還真有點樂不思蜀的感覺。為瞭更早的適應社會,我還趁周末特意尋瞭1傢小企業往打工。  放瞭冷假,復在那傢小企業打瞭幾天工,就坐上瞭歸傢的列車,1宿的工夫就來瞭我生活瞭十幾年的城市。  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卻望來桌子上預備瞭豐盛的早餐。  「媽,你什麼時候歸到的呀。」  「昨天歸到的。」  「你怎麼明白我今早歸到呢?」  「傻兒子,上個星期你給媽打電話的時候,媽問你們學校給沒給訂票,你自己講今早歸到的呀。」「瞧我這記性,我全忘瞭。」  「媽,這次歸到,你還歸那個小山村麼。」  哎,我這話問瞭等於白問啊。  「固然得歸往瞭,媽的支教期還有半年就來瞭,等這批孩子上瞭大學,媽就該歸原先的學校教課瞭。」「太好瞭,哎,可是我已經上大學瞭,不能在傢陪媽媽瞭。」「你能想著媽媽,媽媽就很開心瞭。」  「對瞭,水根兒考上大學瞭麼?」  「考上瞭,就是當地省城的1所專科大學,不過也算不錯瞭,畢竟那兒考上大學的也沒幾個。」「哦。」  也不明白怎麼瞭,媽媽臉上有點不快樂的樣子,我也就沒再多話。  真沒想來,媽媽這次在傢呆瞭這麼長時間,向來來過完瞭年才動身歸來那個小山村。  呆瞭沒幾天,我也做火車歸來瞭跟濟大學。  半年的時間復過往瞭,本打算暑假不傢瞭,就在這打工,可是剛幹瞭幾天,公司卻講因為資金緊張,臨時不想用我們這樣的大學生瞭。  沒辦法,還是先歸傢再講吧,哎,因為沒在學校訂火車票,隻能自己往買瞭,買瞭1輛加車的票,比原先的快車慢瞭6個小時啊。  等來傢的時候,全是下午瞭。急匆匆的趕歸瞭傢,可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卻發覺傢裡有點變樣瞭。  難道媽媽歸到瞭?走入媽媽的臥室,裡面根本沒人啊,沙發的旁邊還放著兩個從沒見過的大包裹。  陽臺上則掛著兩條1樣的運動褲,隻是長短不1樣。  往廁所的時候,居然還發覺裡面掛著好幾雙襪子,有兩雙明顯是男人的襪子,還有1雙是長筒的黑色絲襪,那邊則掛著1條粉色的和1條黑色的女式內褲。  難道媽媽和水根兒1起歸到瞭?不對呀,那兩條褲子斷定不是1個人的。  先靜觀其變,等等再講,脫鞋放好,復穿上瞭我歸到時的運動鞋,就躲在瞭我的臥室裡。  快來傍晚的時候,忽然聞來瞭開門的聲音,還從客廳傳到瞭嬉笑聲。  「壞水河,在外面就觸我的屁股,也不怕被別人望來。」「嘿嘿,好媳婦,我不是有意的,誰讓你走路時,屁股1扭1扭的。」「全講瞭,別總媳婦媳婦的,啼習慣瞭,讓別人聞來就完瞭。」「明白,在外面就啼老師,在傢才啼媳婦呢。」「好媳婦,全講好別再給我們倆買衣服瞭,

看了还看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亚洲国产熟妇在线视频_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