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亞的生活(0二)

安亞的生活(0二)

来源:gzas.net   发布时间:2020-08-02 00:13:49   浏览次数:990
字數:一二六六二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指望您高抬貴手點1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2)  自此,2人儼然成瞭兩口子,上課眉目傳情,食飯挨著坐,晚自習倒還是堅持下到,隻是望書望來尋常的1半就各自按耐不住,1個眼神心領神會就清好書包,藏來幽寂的角落裡摟摟抱抱,互解情欲,隻是安亞始終堅守著下面的防線,張強也並不在意,兩人好像全對目前的狀況很滿足。  還有兩個星期要考試瞭,1日,安亞食過晚飯,正1個人在寢室裡清點預備往晚自習的資料,寢室電話響瞭,1接,竟是許程打到的。  在與張強確定瞭合系之前,安亞有很多生活中的苦惱全是直接尋許程傾訴,但許程於她而言,始終隻是個傾訴對象,因此當張強入進她的生活之後,不管是開心的不開心的全有男夥伴傾訴、陪伴,顯然而然地就和許程斷瞭聯系。  這次許程打電話到,仍是像從前1樣問問近況,然後講講自己的近況,安亞聞起到卻頗覺無聊,簡樸對付幾句。  許程感覺來安亞的態度,還以為是她復有不開心的事瞭,合切的問:「你是不是復不開心瞭?同我講講,我給你開導開導。」  「沒有不開心啊,我挺好的,隻是等會要往晚自習瞭,往晚就沒位置瞭。」  「哦,沒有不開心的就好,我隻是覺得好久沒聞來你的聲音瞭,想問問你最近還好不好,你要記住,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全可以尋我傾訴的,我就是你的情緒垃圾桶嘛,呵呵。」  安亞從許程的話中聞出他對自己的關懷,1陣感動之中復是些許歉疚,畢竟自己之前不適應大學生活的那段時間全是許程的電話陪伴她逐步支撐過到的,沒想來自己有1天也見色忘友瞭,忙講:「不好意思瞭,是很久沒有給你打過電話瞭,因為……」安亞講著還有點不好意思瞭。  「呵呵,因為什麼呀,有男夥伴瞭?」  「誒?你怎麼明白?」  許程隻是開玩笑,沒想來竟得來斷定的答又,沉默瞭兩秒,立即便復從容過到:「真的啊,我隻是隨便講講,沒想來哎,恭喜你啦。對瞭,他是什麼人啊,竟然這麼快就搶得我們班花的芳心瞭?」許程心酸不已,卻好強的不讓安亞聞出到。  「謝謝你啦,不過現在我真的要往自習瞭,這樣,後天周日晚上我往上網,來時候QQ上聊啊。」  「真的這麼快就見色忘友啦,呵呵,好吧,後天晚上不見不散。」許程呆呆的望著電話機,安亞的男夥伴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居然能得來她的傾心,許程1陣妒忌心油然而生。  安亞卻完都不明白許程的想法,在她心中,許程並不是什麼備胎,純粹隻是個聊得到的摯友,因此掛上電話後也就沒放在心上,按照和張強約好的到來自習教室,張強早占好瞭位置,泡瞭兩罐咖啡,望到是預備惡補瞭,兩人相視1笑,按部就班地又習起到。  每來考前兩3周,學校全會開放兩個通宵不拉閘的階梯教室方便有需要的跟學通宵達旦地又習,張強和安亞飲瞭濃縮咖啡,此時仍精神百倍地望著書,教室裡的學生陸陸續續全走瞭,畢竟通宵望書太耗體力,太晚瞭宿舍復會合門,終於來瞭一一點半,最後1個電燈泡也走瞭。  兩人雙目相對,默契地靠在瞭1起,互相親吻著,張強的手也不誠實地從女友的衣服下探入往。  安亞今天嫌暖沒穿內衣,也是廉價瞭張強,毫無障礙地就抓住兩顆奶子愛撫著,安亞很快就舒暢的松開嘴,枕著自己的手臂靠在桌子上呻吟起到,張強嫻熟地含著她的耳垂,手指捏著兩顆玉乳復擠復搓,這些地方是目前安亞給予他的權限可以隨意訪問,對他到講雖不滿足但也不想強迫女友。  很快安亞就入進瞭不能自持的階段,隨著下身的燥暖分泌出瞭黏黏的愛液,並不自禁地扭動起屁股到,驟然1陣「咔嚓」,整個教室全黑瞭下到,兩人瞬即恢又來正常狀態。  「古怪瞭,不是不會拉閘嗎?」張強迷惑地起身來教室外面查望,隻見整個校園全是1片漆黑,徹夜不熄的路燈也熄滅瞭,望到是校區裡停電瞭。  「小強,怎麼樣?」  「哦,停電瞭,望樣子今晚隻能來這瞭,我們收拾收拾走吧。」  「既然天公作美,不如我們繼承……」不用望也明白安亞此刻正俏皮地壞笑著,她剛才才被撩起的情欲可不願就此打住,張強會意,徑直過到把安亞就按來在椅子上,壓在她身上就去脖子上復親復吸,安亞被他的殷勤感染,也殷勤地歡啼著歸應於他。  「啊……強……吻我,到吸我胸部……」  張強1把將她衣服掀來上面露出兩顆白嫩的大奶子,抓住1個含住1個不停地挑逗起到,在這深夜漆黑空無他人的階梯教室裡,兩人全覺得無比刺激,也比去常到的更興奮1些。  「啊……好爽……你好會弄……愛你……啊……繼承……不要停。」安亞比起以前愈加放得開瞭,這浪蕩模樣讓張強的下面脹的難受,幹脆站起到把褲子脫瞭。  就著窗外照入到的月光,青筋畢現的陰莖正昂首挺胸地1抖1抖著,安亞雖然隔著褲子觸過幾歸,明白陰莖的大概尺寸,但這次首先歸見來,仍不免捂著嘴驚喚出到:「你幹嘛啊!」  張強有點自得復不好意思:「沒辦法,脹的太難受瞭,這樣才舒暢1點。」  安亞雖在書上見過圖片,也明白小男孩的雞雞長什麼樣,但這樣近距離望來還是讓她面紅心蹦,她好奇地抓住肉棒,試試它的摸感。  「好硬好暖啊,完都不是小雞雞那樣的感覺,天哪,這麼粗,好嚇人哦。」  「哦……你這樣觸,我的肉棒好爽……」張強講的沒錯,軟綿綿的小手和自己打飛機簡直不能比。  「有這麼舒暢嗎?」安亞1邊笑著問,1邊抓住肉棒上下輕輕的撫摩著,感受著男友的溫度和硬度。  「啊啊啊……對對對,就是這樣,再抓緊1點點,上下往返的搓,哦哦……好舒服,比我自己打飛機舒暢多瞭。」張強發自內心的講著。  安亞照著張強講的做,隻覺得手中的陰莖居然復變的更硬瞭,想來向來全是自己得來男友的愛撫,便打從心裡想要男友也舒暢舒暢,望來張強閉眼享受的樣子,忽然心中1動,講:「你想不想要我?」  張強1愣:「什麼?」  「就是……想試試交合是什麼感覺?你想嗎?」  「我,我想啊,但你不是講婚前不……」  安亞此刻春情蕩漾,也顧不上那許多:「就放入往1點試試,好不好嘛。」  張強望安亞不像是開玩笑,忙不迭地把安亞的超短暖褲連跟內褲直接脫來膝蓋處。  反正這裡黑黑的望不清,安亞也沒那麼害臊,隻是內褲被脫下後有點茫然,交合不就是男人的陰莖插進女人的小妹妹嗎,這個她顯然明白,可詳細的先後步驟是什麼,兩人用什麼姿態,她卻是1無所曉,隻得羞羞地問:「要怎麼搞?」  張強雖然也是個處,好歹望過1點AV,隨即把安亞的兩條腿並攏著抬高壓來她胸前,安亞覺得這姿態別扭無比,但自己什麼全不懂,隻得聞由男友擺弄。  張強雖然望不見安亞的私密處,但很明確明白此時的那未經人事的處女小穴正毫無遮蔽地對著自己的肉棒,心想著機不可失,腰子1沉就壓瞭下往,結果固然是頂歪瞭,沒辦法,隻好用手把肉棒去下壓1壓復頂瞭過往,剛遇到1處柔軟的細肉,安亞就「嗯哼」瞭1聲,原先剛好頂來瞭陰蒂。  「再去下1點。」安亞紅著臉輕聲指引著。  張強復把肉棒去下壓瞭壓,感覺陽物前端被兩片細軟肥厚的「嘴唇」夾住瞭1般,有點濕濕的,心想這裡應該是大陰唇吧,應該就是這裡瞭,遂用力1頂,安亞疼的「啊」啼瞭出到。  「怎麼瞭,是這嗎?」  「討厭,還沒來,你頂來我尿道口瞭,疼死瞭。」安亞輕聲責備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再試試。」張強不好意思瞭,幹脆把肉棒多去下搬搬,感覺這裡的大陰唇更肥軟,也更潮濕瞭,但還是慎重地愣住,「是這裡嗎?」  「嗯。」安亞的心撲通撲通地劇烈蹦動著,暗暗做好瞭預備。  張強這才放心地去前1頂,卻不曉怎的,陽物1陣打滑,直接去下面鉆過往頂住瞭1處柔軟幹燥的小洞口。  「啊呀!」安亞情急之下1腳把張強踹開,責怪他講,「你幹嘛啊!差點頂……頂來我後面那裡往瞭啦!」  張強急忙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隻是,我也沒經驗,這裡也望不清。你沒事吧,沒弄疼你吧?」  好幾下全沒成功,安亞1開始的春情已慢慢散往,頓覺好1陣沒趣,站起到把衣褲全整理好,動手清起書到,張強這麼1折騰也是沒精打采,興致都無瞭,兩人默默清好東西,默默地肩並肩走歸宿舍往。  宿舍區早過瞭拉閘的時間,惟獨大路上的幾盞路燈昏黃地亮著,兩人歸來樓下,果不其然鐵門緊閉著,望到今晚是歸不往瞭。  「哎呀,煩死瞭。」安亞直跺腳,也不明白是煩這燥暖的天氣,還是煩剛剛那1段不成功的初體驗。  張強1邊安撫她,邊建議往網吧包夜,有食有飲,條件好1點的還有空調,兩人隻得晃蕩來學校周邊的網吧街,結果這天周末,有空調的網吧竟傢傢爆滿,大部分全是大學生,預計也是熬不住拉閘後炎暖的宿舍,出到蹭空調的。這樣走瞭半個小時,安亞復不耐煩瞭。  「我們就這樣走來什麼時候往?要這樣還不如往階梯教室喂蚊子瞭,至少好過眠大街吧。」  張強望瞭望周圍,前面不遙的小巷仍燈火通明,這裡因為親近3甲醫院,很多民宿樓房全改成瞭便宜旅社,專門款待等醫院床位的病人和傢屬,當下建議索性往小旅社眠1晚,隻要有空調就行。  安亞當初不太願意,但身上滿是汗漬油膩膩的極為難受,往沖個涼,再來空調房裡眠1覺,那可是在傢裡才有的待遇,再講瞭,還沒試過和男友眠在1張床上呢,此刻,追尋刺激的心理占瞭上風,也就答應瞭。  張強便1傢傢旅社盤問,總算旅社數量多,尋來1傢有空調房的,說到說往把價砍來七0塊錢,交錢登記好瞭,再來外面招喚安亞入到,老板娘1望就微微笑著不作聲,也是見怪不怪。  民房改的客房雖然擁擠不堪,但小房間裡收拾的還是很整齊的,1張床,1張桌子上放著電視機,1扇窗,其他就沒有瞭,空調是和隔壁單間共用的,從墻上打瞭個洞,兩間房各享受來1半,真是夠摳的,浴室和廁所則是跟層共用。  放下書包,安亞急不可待地想往沖個涼,來瞭廁所1望都是別人掛的毛巾和沐浴露什麼的,1問老板娘也不供給洗浴用品,倒是講這不遙有超市,便叮囑張強往買點東西過到。  張強出往之後,安亞早已忍不住身上油膩膩的汗漬,心想反正張強1會就歸到瞭,先往沖個涼,等會他歸到瞭斷定會送毛巾入到,便來瞭浴室裡3兩下除往瞭汗濕的衣褲,雖然沒有換洗的,待會洗完瞭把衣褲全掛房間裡,空調吹1晚上也差不多幹瞭,眠覺嘛,就像在傢裡1樣裸眠嘛,還是和男夥伴1起,嘻嘻。  安亞心裡想的美滋滋的,簡樸沖洗好瞭,但張強還沒歸到送毛巾,安亞心想反正現在凌晨1點多瞭,也沒什麼人在外走動,索性就這麼沖歸房間不就得瞭,打開門望瞭望,便躡手躡腳的光著身子走歸自己的房間。  房間的空調這會有效果瞭,1陣涼快襲到,安亞倒在床上舒暢的打瞭個顫,感覺此刻就像在傢裡1般安閑,心情也好多瞭。  「對瞭,衣褲先掛起到。」房裡倒是備瞭好幾個衣架子,安亞哼著歌把衣褲1件件掛在窗上,驟然發覺內褲不見瞭。  「完瞭,斷定剛剛1股腦抱過到給落在浴室瞭,怎麼辦,不往拿的話被別人望來就糗瞭,要是往拿復得光著身子過往,唉,這個張強怎麼半天還沒歸到,真是的!」  1陣思想鬥爭後,安亞1不做2不休,還是壯著膽子復躡手躡腳去浴室走過往,入往後復迅速把門合上,轉身1望,1個土氣的中年男人站在裡面正光著屁股背對著她,男人聞來合門聲轉過身到,隻見他拿著1條女式內褲捂在鼻子上,那正是剛才自己忘在浴室的內褲啊,更讓安亞倒吸1口涼氣的是,男人另1隻手握住1條烏黑粗壯、直挺挺的陰莖。  本就是戰戰兢兢的安亞,受來如此大的驚嚇,竟1時沒啼出到,正要轉身開門,那男人1把抓住瞭她的手拉瞭歸到,順手就把門鎖給帶上瞭,安亞剛要啼出聲,嘴巴就被1張粗糙的巴掌給捂得死死的,男人彌漫血絲的眼睛盯著安亞,低沉的講:「別出聲,不然喊到別人你也不好望。」  安亞害怕地看著他,不停點頭,男人的手漸漸松開,安亞這才趕快捂住自己的胸部和陰部,對著男人講:「那,那是我的。」講完臉上暖的發燙。  那男人紅著臉,也趕快穿好褲子,1邊道歉1邊講:「對不起,我隻是1時糊塗,求求你千萬別告訴別人。」講完眼眶1下就濕瞭安亞沒想來他會這樣,也是驚詫,便問他:「那,那你幹嘛要這樣,聽別人的內褲,不覺得變態嗎?」  男人接著講:「我是到陪我老婆望病的,隻是醫院沒床位才在這裡住著等。自從我老婆得瞭這婦科病,前前後後兩3年全沒望好過,夫妻生活也完都沒有,真的是有苦講不出,所以剛起到上廁所望來1條年輕女人的內褲,1時沒忍住就……」講著眼淚全流出到瞭。  這出乎安亞的意料之外,1時之間也不曉該怎麼辦,那男人擤瞭擤鼻子講:「對不起,美女,這是我的錯,不過你別擔心,我才剛拿起到,還沒玷污,要不我現在幫你洗1洗吧。」講著往開水龍頭。  安亞想瞭想講:「算瞭,內褲我不要瞭,我等會讓男夥伴往買1條新的過到就是,這件事我也不會追究,你好好照料你老婆。」講完把燈1合,打開門1溜煙歸來瞭自己房間,上好瞭反鎖,驚魂未定地呆坐在床上。過瞭好幾分鐘,有人敲瞭幾下門,安亞復是1驚:「誰?!」  「是我。」張強的聲音,安亞舒瞭1口氣,裹上1條薄毯給開瞭門,張強入到把門鎖上後再把東西放來桌子上,1邊掏出到1邊道歉:「不好意思往瞭這麼久,買好瞭東西歸到望見燒烤攤,我覺得你應該也餓,就買瞭幾串羊肉和烤魚,按照你喜歡的多放瞭辣椒,所以啊……」  話還沒講完,安亞從背後1把抱住瞭他,冰涼柔軟的身體緊緊貼住張強的後背,張強笑著講,「怎麼瞭你?」  「嗚嗚……你往瞭那麼久,我1個人在這裡好怕。」聞來男友溫和的關心,安亞不住的輕聲啜泣,剛剛的驚恐、委屈都全釋放出到瞭。  張強覺得有點不對勁,轉過身到捧住女友的臉,為她擦往淚水,問道:「你怎麼瞭?出什麼事瞭嗎?」  安亞歸想起那個男人可憐巴巴的樣子,不想把剛剛的事講出到,隻得撒瞭個謊:「我剛把內褲不仔細掉在廁所的地上,太臟瞭隻好丟掉,偏偏你半天復不歸到給我送毛巾,害的我等半天後隻能光著身子奔歸房間,你講我害不驚恐?」  張強甜戀戀不舍著腦袋不好意思的講:「真不好意思,我還想著帶點好食的給你1個驚喜,沒想來害你在擔驚受怕瞭,以後我就明白瞭,讓女夥伴有安都感才是最重要的。」  聞來張強1板1眼的腔調,安亞復樂瞭:「明白就好,現在快往沖個涼吧,1身臭烘烘的瞭。」  「那你內褲怎麼辦,要不要我再往給你買條到?」  「算瞭,這麼晚你老去外面奔也不安都,明天歸寢室再講吧。」  張強壞壞地笑著講:「那今晚豈不是要掛空檔眠瞭?」  安亞媚眼1笑:「怎麼,不行啊,我在傢全是裸眠,你不樂意啊,不樂意眠地上。」  張強嘿嘿笑著,拿起毛巾洗澡往瞭。洗完就裹著毛巾歸到,安亞已經躺在被窩裡瞭,桌子上惟獨礦泉水打開飲瞭小半瓶,燒烤1動不動還在袋子裡。  「怎麼不食燒烤?」張強1邊晾曬衣褲1邊問道。  「不想食瞭之後滿嘴辣椒和蒜味。」  張強歸頭1望,安亞正媚眼如絲地看著自己,剛剛裹著的薄毯擱在床尾,1激蕩把自己身上的毛巾也解瞭下到,安亞小聲地笑著,情不自禁地看向張強的陰莖。  這次光芒充足,讓安亞望瞭個小心,和剛剛那個男人的不跟,張強的陰莖沒那麼黑,陽物是粉紅的肉色,顯得更年輕幹凈,1點也不讓人倒胃口。  張強1溜就鉆入瞭被窩,兩人把被子1蒙,就在裡面嘻嘻哈哈的你戳我我戳你,鬧瞭1陣,張強驟然翻身在上,兩手壓住安亞的雙手,深情地看瞭她1眼,便暖烈的吻瞭上往。  安亞舒暢地閉上眼睛,松開牙合任男友的舌頭伸入到翻滾倒騰,兩人首先次1絲不掛相擁在1起親密,這才是真正的肌膚相親,夾在兩人小腹之間的陰莖迅速膨脹,燙得安亞的好1陣熱意直沖小穴口,小妹妹分泌出的愛液很快就讓小陰唇內外變得潮濕起到。  張強此時松開嘴唇轉攻安亞的胸部,對著兩顆大奶子復是大力吸吮復是手指揉搓,弄得安亞頃刻間大腿根部全被愛液打濕瞭。  「啊,你的肉棒好,好硬,頂得我肚子全有點疼瞭。」  張強隨即去下面挪瞭挪,陰莖正搬來她的私密3角處時,由於愛液的潤滑,竟直接沿著肉縫外緣插瞭下往,夾在瞭小穴和兩腿之間,張強舒暢得不禁嘆瞭1聲,漸漸的抽搐肉棒,陰唇受來這根堅硬肉棒的擠壓和摩擦,不斷刺激著小妹妹內分泌愛液,使得肉棒能更暢行無阻地抽插。  跟時,張強嘴唇不斷在耳垂,脖子之間遊走著,吻得安亞1陣意亂情迷,慢慢就要失往理智,他的雙腿也逐漸將安亞的雙腿越分越開。張強稍微起身,讓勃起的陰莖正對著柔軟的陰部,用陽物在大陰唇之間的肉縫中漸漸的往返磨蹭,這個姿態比起之前在教室那樣緊閉雙腿可講是門戶大開瞭,陽物很輕松的頂開大陰唇,沿著粘稠的小陰唇不斷在試探著、挑逗著。  很快,陽物上就被塗滿瞭安亞的愛液,就著這層潤滑液,張強感來陽物好似被引導來瞭1個凹處,此刻的安亞仍是被挑逗得「嗯嗯哼哼」地低聲呻吟著,絲毫沒有要自己停下的意思,張強便順勢頂瞭入往。  陽物剛鉆入瞭小妹妹口,瞬時感覺碰到1層阻力而停瞭下到,陽物則被1圈極粘稠暖和的軟肉緊緊包裹著,講不出的銷魂,再望望安亞,正閉眼咬嘴忍受著,雙頰通紅,格外迷人,當即以膝蓋和腳尖為支點,腰間徐徐用勁繼承去裡插進,嘗試突破那層阻力,驟然安亞按住他的胸膛,用瞭很大的力氣想要把他推開。  「啊……不要,疼!好疼!別……」安亞1邊哼著1邊嘗試去床頭掙紮,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1向誠實聞女友話的張強此刻絲毫顧不上那許多,兩手扣住安亞的雙肩去下身的方向暗暗用勁,1邊加大腰肢和腳尖的力量,硬是突破瞭那層薄薄的防線,直挺挺向著小妹妹深處入軍。  「啊……好疼啊……你太,太大瞭,我不要……快,快出到,我……我真的不要瞭。」由於身體對性事的生疏,小妹妹深處此時仍略顯幹澀,被粗壯有力的陰莖強行侵進確實難以適應,安亞想要夾緊雙腿,無奈張強的腿勁大過她太多,不僅關不攏腿,反而被分的比剛剛還開瞭,安亞急的快哭出到瞭,「小強你,那裡太大瞭……求求你別入往瞭……快點拔出到啊……真,真的好疼……啊……嗚嗚嗚……」  直來陰莖都根莫進,再也無法前行,張強才發出1聲舒坦的嘆聲,但手腳上的勁仍未松弛半分,悄悄地感受著整根陰莖被暖和的小妹妹肉壁緊實的包裹,安亞到自處女膜撕裂的疼痛也稍稍得來緩解,惟獨下身火暖的填充感在提醒自己已完成瞭女孩來女人的轉變。  如此兩人靜待瞭半分鐘,張強的陰莖開始徐徐去外拔出,退來1半復徐徐插進,隨著抽插動作的反又入行,小妹妹肉壁好像適應的非常快,更多的愛液也隨著陰莖的運動逐漸塗滿瞭小妹妹內的各個褶皺,剛入進時的幹澀感此刻都然消逝,但剛被撕裂的處女膜仍時刻傳到灼燒般的痛感,讓安亞苦不堪言。  張強望來安亞痛苦的神情,雖於心不忍,無奈陰莖上傳到的暖和緊實的包裹感實在讓人欲仙欲死,所謂春宵1刻值千金,原先講的就是這種感受,此刻顧不得女友太多,隻得聞由欲看的擺佈,於是緊縮臀肌,加速瞭抽插的力道和速度。  安亞向來咬著嘴唇強忍著不講話,畢竟架不住張強的攻勢,被頂的發出斷斷續續的哽咽聲到,疼的眼淚全流瞭出到,從小就明白女人首先次會疼,但實在想不來這麼疼,雖然前戲很舒暢,陰莖帶到的充實感也很棒,卻全被那火辣辣的疼痛遮蓋住,就像沒炒熟的辣椒菜,嘴裡除瞭辣味之外嘗不來其他任何滋味,此刻隻想著這事能快快結束就好。  這樣復過瞭不來兩分鐘,張強已是強弩之末,過往打飛機的經驗讓他意識來自己快要射精瞭,明白這樣射在裡面有懷孕的風險,但腦海裡另1個聲音在對自己講:「多停留1會就多1會快感,相信自己,你能及時拔出到的。」  矛盾的想法剎那往返交戰瞭數歸,可高潮不等人,還在思考的時候,驟然1股電流從陽物傳向陰囊,心裡想著「要壞事」,臀部卻情不自禁地用力去裡死命地1頂,陽物直接頂來瞭小妹妹深處的1處軟肉,張強再也忍受不住,1股精液噴薄而出,強勁有力地射向小妹妹深處。  安亞突感體內的陰莖剎那膨脹,繼而1股暖流打在子宮頸口,令子宮1陣顫抖,還沒知道是怎麼歸事,陰莖復在繼承顫動,第2股、第3股暖流接踵而至,子宮在被不斷地顫抖中急劇收縮起到,大腦1片空白,緊接著是五彩斑斕色的煙花在眼前炸開,絕妙的不可言喻,直來陰莖停止顫動,眼前的煙花仍持續瞭十幾秒才慢慢散往,復再歸來現實中。  小穴裡仍被肉棒塞的滿滿的,處女膜的傷口復開始隱隱作痛,安亞睜開眼,張強正撐在上面望著自己,本想著結束之後狠狠打他1頓出口惡氣,但這1段驟然到臨的性高潮卻讓自己怎麼全生不瞭氣,也舉不起手到。  望著安亞額頭被汗打濕的劉海,雙眼角未幹的淚痕,泛紅的雙頰,和急促地1起1伏的潔白胸部,對張強到講如同夢幻1般,但陰莖終還是慢慢軟瞭下到。  安亞感覺來瞭體內肉棒的變化,而張強臉上仍是目光呆滯,不由得噗哧1聲笑瞭出到,這1笑之下腹肌猛然收縮,將軟不拉嘰的陰莖給擠瞭出往,隨即兩人把被子1蒙,大笑起到。笑瞭幾聲,安亞驟然愣住。  「哎呦,似乎有什麼東西流出到瞭。快,快拿紙到。」講完趕快掀開被子,張強迅速起身連抽幾張紙遞給她,自己也拿紙清潔1下黏糊糊的陰莖,隻見掠過陰莖的紙巾上1抹淡淡的殷紅色,歸頭望望安亞。  此刻分開的雙腿之間那片女孩最為神聖的機密森林正對著自己,大腿內側和陰部1片濕乎乎的,淫水打濕瞭的陰毛下豐滿的大陰唇猶如1個漢堡包,夾著的兩片粉紅的小陰唇還未完都關攏,銷魂的小妹妹口縮來還沒有鼻孔那麼大,難以置信完都勃起的陰莖剛剛就是在這麼小的肉洞中縱橫馳騁,也難怪安亞痛來流淚。  接過安亞擦完的紙巾,也是1片夾帶殷紅血絲的精液與淫水的濕潤混關物,1股疼惜憐愛之情湧上心頭,復有幾分欣喜與自豪夾雜其中,不由自主地將安亞緊緊抱進懷裡,輕輕地吻著兩眼的淚痕,柔聲講道:「安安,我愛你,你把最珍貴的給瞭我,我1定會對你負責,1輩子全不會離開你。」  安亞沉浸在男友的親昵和甜言蜜語裡,甜絲絲的講:「小強,我也愛你,我們永遙全不要分開。」  兩人如此溫存片刻,安亞復講:「你剛剛似乎射瞭很多在裡面,可是我擦的時候沒感覺有多少,是不是還有好多沒流出到啊,那我會懷孕吧?」  張強這才有點後怕起到,要是真懷孕瞭,以他們目前的狀況斷定經不起現實的打擊,那剛才才講過的山盟海誓不過就是個笑話而已,情急之中想出1招。  「你這樣,蹲著延續做幾個深蹲,然後上跳下蹦,可以把精液甩出到的。」講完自己在床上像青蛙1般做起瞭示范動作,安亞也同著做,床上就像有兩隻發情的青蛙1般起起伏伏。  做瞭十幾下,安亞再也忍不住摔倒在床上大笑起到:「哈哈,不行不行,太好笑瞭我做不下往瞭。」張強趴開她雙腿望望有沒有效果,隻見粉嫩的肉穴口果真復湧出瞭幾股帶著血絲的白濁液體,忙抽紙復擦幹凈。  「這下應該差不多瞭吧?」  安亞想瞭想講:「我聞別人講月經期的前7後8是安都期,1般不會排卵,受孕的可能性很低,我算瞭算現在正是在安都期,我想應該不會懷孕的。」  張強似懂非懂,但女友全不擔心他也就安心下到,躺在安亞身邊輕輕撫摩起她光滑的後背到。  安亞驟然問起張強:「你們男生是不是尋常有性沖動瞭就用手淫到排解?」  張強1愣,不曉她怎麼驟然講起這個到,但此刻兩人最後1層隔膜已捅破,也就沒什麼不好意思講的瞭,便接話講:「也不是1有沖動就要排解,有時候1天就有N 次性沖動,哪能次次全手淫啊,我反正是憋上幾天,要是發覺自己老是盯著別人胸部和屁股望,復或者老是幻想1些性場面嚴峻影響來正常生活瞭,就會尋機會在廁所或者被窩裡手淫。」  安亞此前從未接摸過這個話題,霎時興致勃勃地追問起到:「在被窩手淫?你不會舒暢的啼出聲到嗎,不怕寢室的人發覺嗎?」  「那固然是仔細翼翼地不會發出聲音到的,我們寢室其他人都是單身漢,我就不信他們沒有夜裡偷偷手淫過,大傢心照不宣吧。」  「天吶,真難以想象你們男生,以後隻怕我望來他們就會聯想來他們藏在被子裡手淫的樣子,啊哈哈哈。」安亞笑瞭1會復講,「對瞭,那你和我在1起之後也手淫過咯?」  「那是固然的,你別望我平時和你就親親抱抱完事,那是因為我不敢放肆,但被撩起到的性沖動很難平又,來瞭夜裡總是要用手排解出到才眠的瞭覺。」  安亞刮瞭刮張強的鼻子:「哎喲,還真是苦瞭你呢,那你手淫的時候全會想些什麼人?什麼事呀?」  張強壞壞的笑著講:「基本上全是歸想白天1些香艷的片段啦,有時就想象你裸體的樣子,1般很快二 、三 分鐘就受不瞭瞭,不過以後就不用那麼憋屈瞭,嘿嘿嘿」  安亞裝作氣憤的樣子,狠狠掐瞭張強的鼻子:「你個大流氓想得美,把我當什麼瞭啊,再講瞭就快放暑假瞭,你還是早點讓自己適應恢又單身的日子吧,哼哼。」  張強哭喪著臉也撒起嬌到,安亞驟然復想起剛在浴室的事情,便試探性地問道:「喂,你望來女人的內衣褲會不會也有性沖動?」  張強想瞭想:「嗯,掛在店裡的內衣褲倒是沒什麼,倒是那些晾著的胸罩、內褲什麼的就會勃起,不過大媽款式的斷定不會,哈哈。」  「為什麼呀?不覺得變態嗎?」  「可能感覺晾起到的有真實感1些,畢竟是別人穿過的,會想象它們被穿在身上的樣子,想象那種狀態下的女人,我覺得這不算變態吧,畢竟內衣發明出到不也是為瞭吸引男人嘛。」  「那你有沒有拿別人的內衣或內褲……手淫過?」  「我是不敢,被逮來瞭怎麼辦,雖然講有時候憋的厲害瞭確實有想過觸1觸聽1聽什麼的,但是不怕1萬,就怕萬1。」  「假如,我是講假如盡對不會被發覺,當你憋瞭很久很難忍,望來別人的內衣褲,你會怎麼做?」  「你怎麼老問這個,好古怪哦。假如真是那樣的情況,那麼饑渴的話,我可能會蒙著內褲邊聽邊手淫吧,這樣刺激預計很快就能射出到,而且手淫總比侵犯別人的危害性小吧,你講是不是?」  安亞相信張強不是那種性變態,聞瞭他的話,覺得好像這是男人的天性,就算1時壓抑的住,也在漸漸積存,假如不適時釋放,待來量變引起質變反而會造成不可估量的可怕後果,男人手淫原先並沒有過往自己想的那麼猥瑣,畢竟1個人偷偷手淫但是能理性處理和異性的交去,總好過那些偷窺、性騷擾和侵犯吧。  這麼1到,對於在浴室撞見的1幕也就想的通瞭,甚至有點慶幸那個男人還好沒有對自己做出什麼過份的事情到,不然……  「那你現在嘗來瞭甜頭,暑假裡兩個月怎麼辦呀?想我瞭就手淫嗎?」安亞問張強。  「那有什麼別的辦法?隻能是把今天這樣的事當作素材,邊歸放邊『慰藉』自己咯。」  「要不我給你1件我的胸罩和內褲,不,胸罩不好,被你爸媽發覺瞭不好,我就送你1條洗好的內褲,你要是想我瞭,就用它到手淫好不好?」  張強眼前1亮:「好耶!這個辦法好!敬愛的,我愛死你瞭,沒想來你這麼理解我,不覺得我變態,有你真是我的好福氣也。」  安亞笑著講:「因為我不想你變成真的變態呀,與其你幻想別人,不如聽著我的滋味,想著我現在這樣子到手淫。」  張強1陣感動,吻住安亞的雙唇,1手在安亞光滑的身體上漸漸遊走,安亞感覺自己像1件瑰寶被人愛不釋手的撫摩,心底油然而生1股滿足感,輕輕扭動歸應著張強的愛撫。  兩人如此1到2往,很快復入進瞭狀態,張強的手在安亞的大腿內側往返摩挲,發出求愛的訊號,安亞則順從地張開雙腿做出歸應,但當堅硬的陰莖抵住陰唇的時候,安亞仍是驚恐的微微顫動起到。  「我,我怕。」安亞輕聲地講,「你那裡太粗瞭,剛剛撐得我好疼。」  張強此刻雖然也是箭在弦上,卻因已嘗過那高興味道,便強行節制住插進的沖動,輕輕吻著安亞的香唇講:「乖,別怕,我再也不會那麼粗魯瞭,你要是怕疼那就算瞭,等你過幾天好瞭再講。」  安亞1陣小失落,心裡復開始在怪責張強不識風情,咬住下唇,誠懇地看著張強:「你溫和1點,動作輕柔1點好嗎?我……還想要……」講罷閉上眼睛,為自己講出這樣的話羞紅瞭臉。  張強聞來這話,胯下肉棒剎那勃起得硬挺挺的,1手撐在床上,1手扶著肉棒在陰唇間的肉縫上下磨蹭,這裡仍是1片潤滑潮濕,很容易就尋來小穴口,便送開手,用勁徐徐地去裡突入,跟時壓在安亞身上,1手將她的頭輕輕按在自己的肩膀,邊撫摩著她的秀發邊柔聲慰藉著她,直來肉棒復再次絕根沒進女友的身體,兩人繃緊的身體隨之松弛下到,不約而跟的發出1聲滿足的嘆聲。  「這樣疼嗎?」  安亞搖瞭搖頭:「好1點,你隻要這樣輕輕的動我還是忍得住。」  「嗯。」張強便維持這樣的節奏,緩入緩出,1手插入安亞的秀發中輕輕撫摩,跟時含住她最敏銳的耳垂不住地舔弄,張強雖然還是沒什麼經驗,但至少沒有瞭首先次那麼暴躁,也沒有初進肉穴時那麼敏銳,猶如蠕動般的抽插就這樣持續瞭近十到分鐘。  安亞也感覺來瞭兩次交合的差別,在他的節制下,疼痛感明顯消減瞭大半,小妹妹裡感受來的男性力量與耳邊的溫和滿足瞭她志願中對男性的1切需求,令她沉浸其中慢慢不可自拔。  慢慢地,身體也隨之發生瞭1系列的變化,胸口變得越到越暖,雙峰之間與乳暈邊的皮膚慢慢泛紅,淫水變得濕潤,隨陰莖的抽插傳到1陣陣「咕嘰咕嘰」的水聲,宛然有1股暖在小妹妹裡集合,變得瘙癢起到,肉壁也因此不可控的1下1下緊縮著,夾得裡面的肉棒好1陣顫動。  驟然間,張強起身1聲嘶吼,肉棒迅速地被抽瞭出往,安亞睜眼1望,那根脹得紫紅的陰莖正對著她,1股精液從陽物咻地疾射而出,直射來上腹部到,隨著張強的套弄,灼暖的精液1股接1股的打在身上,直來十到秒後這陣流星雨才停下,低頭1望,雙峰來小腹被灑遍瞭雪白的精液,就像1束束玉蘭花。  沒有瞭首先次內射時的高潮,安亞有些許失落,但她知道張強是不想讓她承受懷孕的風險才挑選體外射精,失落與感激也就1陣抵消。  張強望著被自己射滿1身白花花精液的女友,也是心醉不已,小心為安亞清理幹凈,2人相對而擁,輕輕地撫摩著對方,縱情享受著事後的溫存,在你儂我儂的情意綿綿中逐漸眠往。  這1夜,兩人全完成瞭人生大事,生理與心理上絕是滿足的疲勞,1覺直眠來下午兩點多才醒到。  相擁裸眠的兩人含情脈脈的望著彼此,安亞輕輕地在張強嘴上1啄,就招喚他起床瞭,張強眠過1覺,體能、性欲全恢又如初瞭,但明白女友仍初傷未愈,隻得強忍住並慰藉自己將到有的是機會。  沒有牙刷,隻得隨便漱漱口,拍拍臉,張強往退房,安亞整理好自己就來小巷子外面往等張強。  此刻太陽正曬的灼人,肚子裡空空如也,安亞正懊悔著昨天沒食點東西墊墊肚子,就望來有人向她走過到,竟是昨晚浴室遇到的那個男人。  那男人望上往心情不錯,過到就同安亞打招喚:「你是個好人,昨晚……謝謝你。」  安亞有點尷尬:「沒什麼,就是……算瞭不講瞭,你也是個誠實人,好好陪你老婆就是瞭。」  「講來這裡,倒有個好消息,今天早上我往病房裡問床位,本到沒抱指望,結果騰出瞭1個床位,排在我們前面的幾個病人全聯系不上,剛巧我復在那,就順延來我們傢瞭,這不剛帶我老婆辦好住院手續,我就歸到清東西退房到瞭。」  「真的嗎?那太好瞭,來這裡到治療,你老婆1定會好起到的。」  「昨晚那件事情,還有你送給我的那個……那個東西,讓我,怎麼講呢?反正就是很舒坦,人隻要1舒坦,感覺什麼事就全順利瞭,所以啊,我是真不明白該怎麼感謝你才好。」男人講這話時1會支支吾吾,1會復興高摘烈。  安亞笑瞭笑講:「以後你老婆好瞭你就更舒坦瞭,好日子復到瞭呢。」  「是啊是啊,要不是你那樣寬宏大量,我指不定還會做什麼笨事,那可不得瞭瞭。」  「我理解你,男人需要排解和宣泄,隻是最好能尋來準確、不擾人的方式,以後再憋的受不瞭的時候你應該明白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瞭吧。」  男人不住點頭稱是,這時張強已經辦好退房過到瞭,安亞忙講:「好瞭,我男夥伴過到瞭,我不同你講瞭,再見。」  望來男人同安亞道謝復走開,張強順口問道:「誰呀?」  「哦,問路的。怎麼樣全辦好瞭吧?」  張強喜滋滋的講:「本到老板娘講鐘點房過瞭中午十2點就要再收1天房錢的,我磨瞭1會嘴皮,老板娘就講望我們1個帥哥1個美女的,也不計較瞭,就隻收瞭1天的錢。」  安亞笑著挽住男友的手,心想著,人隻要舒坦瞭感覺什麼事全很順利,還真是呢。               (待續)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一二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看了还看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亚洲国产熟妇在线视频_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