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間

人魔之間

来源:gzas.net   发布时间:2020-08-01 20:46:55   浏览次数:709





自從上星期泰國旅遊歸到小志就向來高燒不退,有時蘇醒,有時陷進昏眠, 並不時地發出駭人的哀鳴。



這讓媽媽相稱地擔心,望瞭許多醫院仍未見起色,然而慈母愛兒心切,絕管 秀麗受過高等教育,但是最後仍舊不得不相信街坊所講的可能,就是中邪。



經由鄰居的介紹,秀麗帶著小志的生辰8字,走瞭很遙的路,尋來瞭傳講中 的8姑。



「嗯……這……」



「8姑……怎麼樣?」秀麗望著8姑緊皺的眉頭,急著問道。



「唉!照著這孩子的命盤望到,他今年是會有1劫,而且……可能……」



「可能怎樣?」秀麗急切的問道。



「可能……過不瞭……」8姑沉吟著。



「啊!」



「不過……」



「不過怎樣?」



「不過……怪瞭,我從到沒望過這樣的命相,他的命數照講隻來今年,這原 本是決過不瞭的,但是,他的父母宮極旺,照講這種命盤的人1生受絕父母的庇 佑,應當不會是早夭之命,還有……他結婚瞭嗎?」



「還沒!」



「嗯……他的命真是太古怪瞭,他今年該有1妻,而且能增他福壽,不該早 夭……不該早夭的……」



「8姑,是不是要像以前的人1樣,給他尋個對象,沖沖喜。」



「是沒錯…可是……這對象1定要比他年長,而且……最好是婚寡之人。」



「這……你是講要尋1個結過婚的人……這……」



「你先別急,我講他的命相古怪,這真的是我前所未見的,他註該有1個長 妻,但……卻復隻能私定終身,不能拜乾坤的。」



「這……8姑,你愈講愈荒唐瞭,你這不是啼他尋1個離過婚或死瞭老公的 女人到和他跟居嗎?」



「是……是這樣的。」



「唉!我望我還是另外想辦法吧!」秀麗絕管原本不願相信這些旁門左道的 東西,但是現在是死馬當做活馬醫,在到追尋8姑的路上,她不斷地求神念佛, 指望真能從8姑這裡得來解救兒子的偏方,但是聞這8姑講得離譜,不由得復起 瞭懷疑。



「唉!我明白你不能接受,我也不牽強你,我可以不收你1分1毫,我隻想 證實我沒望錯,你先歸往想想吧!我也要再想想。最好是能讓我親自望來本人才 能夠確定,這樣吧!假如你想絕辦法之後,還覺得我可以相信,就絕快把他送來 我這裡到,也許還會有辦法,還有,你把你夫妻的8字1起給我。」



「我丈夫已經過逝很多年瞭。」秀麗見8姑講得懇切,不由得態度略微緩和 瞭。



「那就你的吧!」



秀麗於是將自己的8字寫給瞭8姑。



「……」8姑望瞭許久,復有桌上寫瞭許多不曉所雲的東西。



「8姑,怎樣?」



「嗯!我沒望錯,你的命數和你兒子確乎實相生相連,隻是……奇瞭……」



「復怎麼瞭?」



「到,我望望你的手。」8姑拉過秀麗的手到小心端詳。



「怎樣?」



「這……從你的8字和手相全講明1件事。」



「什麼事?」



「你應是旺夫益子命,你丈夫和兒子應該是大富大貴的……」



「可是我丈夫死瞭啊!」秀麗聞來這裡已經聞不下往瞭,更覺得8姑根本就 是在胡扯。



「你先別激蕩!我指的不是你以前的丈夫,而是……」



「8姑!對不起,假如你是講我會再婚的話,那我直接告訴你,那是不可能 的,我丈夫死瞭之後,我眼裡惟獨兒子,我是不可能再婚的。」



「唉!我望……我要是再講下往,你恐怕更不能接受瞭!」



「你還是1次全講完吧!我自有主張。」



「你……你會在今年結婚。」



「對不起,我走瞭!」秀麗聞8姑這樣斷定地講,再也聞不下往瞭,拿起皮 包裡的紅包去桌上1扔,就去外走。



「3天之內……3天之內1定要把他帶到,否則就到不及瞭……」8姑的聲 音在秀麗的身後喊著,秀麗頭也不歸地去山下走往。



************



秀麗歸來醫院,醫生即將迎面過到。



「呵!林太太,你兒子可以出院瞭。」



「啊!這……」秀麗有點不敢相信,昨天還高燒昏迷的兒子已經好瞭。



「他的燒已經退瞭,人也醒瞭,現在大概正在收拾東西呢!」



「醫生,真是太謝謝你瞭,他……究竟是什麼病?」



「這……大概……大概是食瞭不幹凈的東西,有點吃物中毒吧!」



「哦!謝謝你醫生,我這就往辦出院手續。」



秀麗快樂得直跑兒子的病房,她在電梯裡想著自己居然會花1天的時間拔山 涉水地往尋什麼8姑的,直覺得可笑。



「小志!」秀麗推開病房的門,就見來兒子坐在床沿。



「……」小志兩眼斜睨著入到的秀麗不發1言。



「小志……」秀麗望著兒子寒寒的眼神,驟然背脊莫名地1陣發顫。



「……」



「小志……你……別嚇媽……」秀麗望著兒子目露兇光的眼神,竟不敢去前 親近。



「……」



「小志……你怎麼瞭?你好點瞭嗎……」秀麗瞬間間覺得坐在床上的人不是 她的兒子,那眼神讓秀麗覺得頭皮發麻。



「婊子!」小志的嘴巴徐徐張開,卻惡狠狠地講瞭1句臟話。



「小志!」秀麗這下明白不對勁瞭,那1聲「婊子」讓她整個人不由得從腳 底涼來頭頂。



秀麗驚啼1聲,轉身跑出病房。



「醫生……醫生……我兒子……我兒子……他不是我兒子……」



秀麗害怕萬分地拉著醫生,聲嘶力竭地喊著。



「林太太,你鎮靜點,究竟是怎麼歸事?」



「醫生……我兒子他……他罵我……罵我……婊子……」



「這……林太太,可能你尋常太寵他瞭,所以……」



「不是的……不是的……你過到望望……望望就明白瞭……」秀麗拉著醫生 去病房方向過往。



在病房外,秀麗仍驚魂未定,不敢入往。



「醫生……你入往望望……」



「好吧!」醫生推開房門,走瞭入往。



1會兒秀麗在病房外聞來房內的對話。



「醫生,我媽呢?剛才她怎麼入到1下就奔出往瞭?」



「哦!她往幫你辦出院手續瞭,怎樣,還會不舒暢嗎?」



「不會瞭,似乎做瞭1場夢1樣,我現在隻想趕緊歸傢呢!」



「呵,好,不過記得別再亂食東西,你大概食來不幹凈的東西瞭。」



「嗯,我明白,啊……媽,你到瞭!」



秀麗聞著醫生和兒子的對話,不由探頭入到,剛好和兒子的目光對個正著, 隻是這1次她望來的,卻百分之百是她那俊秀兒子暖和的眼神。



「嗯!」



「林太太,你可能太累瞭,還是提議你多歇息才是,小志,歸傢後可別再讓 媽擔心瞭。」



「嗯!媽,你的臉色好差,對不起,是我讓你擔心瞭。」



秀麗望著兒子歸又正常,不禁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搞錯瞭,可是,剛剛那1 幕,卻實讓她魂全嚇飛瞭。



「林太太,你們收拾1下,我先下往瞭,等1下你到櫃臺簽個名就好瞭!」



醫生講著離開瞭病房。



秀麗望著床上笑吟吟的兒子,仍有點驚魂未定。



「媽,你怎麼瞭?我們快歸傢吧!」



「哦……好……」秀麗發現她的聲音還有些顫抖著。



1會兒之後,秀麗帶著兒子登上計程車,秀麗仍舊不敢直視兒子的眼神,深 怕復望來那可怕復邪惡的目光,不時將眼光搬向車窗外頭。



「媽,你真的累壞瞭,望你全不講話。」小志在1旁挽著秀麗講。



「嗯…是……是啊!媽這幾天全沒眠好,小志,你還記得這幾天的事嗎?」



「我……我不太記得,隻明白自己的身體向來全似乎火爐1樣地在燒著,好 難受。」



「嗯……你從泰國歸到的第2天就開始發高燒瞭,還…還向來做噩夢,把媽 全嚇壞瞭,媽帶你望瞭很多醫院全不明白什麼緣故,你時好時壞,媽以為……」



「媽,我現在都好瞭,你不用擔心瞭!」



「嗯……」秀麗這才略微安心下到,剛剛在醫院所發生的事,也許真的是自 己的幻覺,很可能是被8姑影響的吧。



秀麗給自己尋瞭1個很勉強的理由到講服自己。



秀麗稍放心地望著車窗外擦過的街景,這時車子駛入瞭1座隧道,車外霎時 暗瞭下到,而就在瞬間間,秀麗從車窗的倒影中望見身旁兒子正在直視著她,秀 媚的背脊1下子復發麻起到,因為她從車窗的倒影中望見兒子的眼神,就和醫院 中望來的是1樣的。



秀麗都身像被電擊1樣的顫抖著,她撇開目光,望著前面司機的後腦勺,不 敢再望窗子,更不敢望坐在身旁的兒子。



「媽……你還好吧!」小志溫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著。



「我……我……」秀麗竟嚇得講不出話到。



「媽,我望你真的是需要歇息才行瞭。」



秀麗就這樣僵著身子,好不輕易讓自己的心神稍定下到,她想來瞭8姑講的 話。



「小志……媽帶你來山上往住幾天,好嗎?」



「山上?哪裡啊?」



「哦……媽媽有個姑媽住在山上,很久沒往望她瞭,我望……我們全需要休 息,就來你姑婆那邊往玩兩天,好不好?」



「姑婆?怎麼全沒聞你提過?」



「哦……這……你姑婆尋常不喜歡人打攪,所以……」



「好啊!那我們什麼時候往呢?」



「嗯……我望……我們就別歸往瞭,直接來山上往吧!」



「不用先和姑婆連絡1下嗎?」



「不用瞭,她那裡沒有電話,直接往吧!她會在傢的。」



************



秀麗帶著兒子換瞭幾次的車程,幾個小時之後,到來瞭8姑住的山腳下,而 天色已經慢慢地暗瞭下到。



「媽,天全黑瞭,我們還要走多久?」



「就快來瞭,走吧!」秀麗深怕被他發覺,不敢和兒子多談。



走瞭近半個小時幽暗的山路,秀麗遙遙地看見8姑的房子透出微微的光芒, 宛然見來瞭菩薩顯靈1樣的興奮,不由得加快瞭腳步。



但1會兒她驟然發覺身後的兒子沒有同上,她歸頭1看,隻望見兒子立在遙 處山路的中心,1動也不動。



「小志……你怎麼不走瞭?」秀麗轉過身去歸走。



但就在親近兒子十餘步的地方,她復望見瞭那張可怖的臉,山路兩旁的樹撮 沙沙的搖曳著,微微的夜色底下,兒子的兩眼似透著青光1樣的恐懼。



「臭婊子,你想往哪裡?」小志口中再次講出令秀麗心驚膽裂的話到。



「小……小志……」秀麗害怕得雙腿1軟,整個人癱在地上。



「嘿嘿嘿……」小志露出猙獰的笑,1步步地走向秀麗。



「……」秀麗已經驚嚇得講不出話到瞭,惟獨兩眼驚懼地望著眼前這個不像 兒子的人漸漸地親近她。



「臭婊子,不逗你玩瞭,我望就在這裡把你幹瞭,省得老子夜長夢多。」



「你……你……究竟是誰?」秀麗終於從牙縫中牽強地擠出幾個字到。



「嘿……我是你的親兒子啊!嘿嘿嘿……我的親娘,嘿嘿……」



小志獰笑幾聲之後,伸手驟然將秀麗的裙子「刷」1聲地撕瞭開到。



「你……救命……救命……啊……」秀麗隻能在喉間有氣無力地喊著惟獨她 聞得來的聲音。



「嘻……嘻……親娘,讓兒子給你爽1爽吧!別啼瞭,嘿嘿……」



小志講著脫掉瞭褲子,露出那粗大的jj,就撲倒在秀麗身上。



「啊……不……不要……救……救命……啊……」秀麗驚懼著眼淚直流。



「孽障!」



驟然,在小志背後傳到1聲霹靂巨吼,小志壓在秀麗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消逝 瞭。



而秀麗也在這時候昏瞭過往。



1會兒之後,秀麗悠悠醒到,已經躺在1間屋子裡面。



秀麗定過神到,隻見8姑狀似天神1般地立在眼前。



「我就覺得今天晚上山上的空氣愈到愈渾瞭,原先……」



「8姑……哇……」秀麗再也忍不住地放聲哭瞭出到。



「唉!你現在相信我瞭吧!」



「8姑……這究竟是怎麼1歸事?」



「你還望不出到嗎?你兒子被臟東西沾上瞭。」



「這…8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8姑……」秀麗這時再也深信不疑, 即將雙膝1跪,求著8姑。



「你先起到,我要先明白這孽障是何方神聖!走,來前廳往。」



8姑領著秀麗到來前廳,秀麗隻見兒子小志被5花大綁地綁在椅子上。



「媽……救我,媽,為什麼把我綁起到?」小志1見媽媽,即將復歸又瞭正 常的表情哭著講。



「孽畜!還裝…」隻見8姑揚起手上小瓶子,將瓶裡的水去小志身上潑往。



「啊……啊……老妖婆……我幹你祖宗的老爛穴……啊……嘿嘿……」



瞬間間小志復歸又瞭猙獰的模樣,望得在1旁的秀麗復是驚懼,復是傷心。



「8姑……」



「別急,讓我先問問他。」



「嘿嘿嘿……老妖婆……你最好放開我,讓我嘗嘗我娘的小嫩穴,嘿……如 果……你的老穴也癢的話,我也可以讓你爽1爽,怎樣?」



「畜牲!你也不望望你現在的情況,還敢放肆!」



「嘿嘿……老妖婆,別以為你這樣就能困得住我,老子火起到,先把這小子 的魂給撕瞭,讓我那騷娘永遙也嘗不來讓兒子幹穴的絕妙味道,嘿嘿……」



「8姑……你要救救小志……8姑……」秀麗在旁聞得害怕萬分。



「我望不讓你食點苦頭,你那臭嘴是不肯閉上的。」隻見8姑從口袋觸出1 塊紅佈,講著就去小志頭上1罩。



「啊……哇……啊……老妖婆……快拿開……啊……燙死我瞭……啊……」



「先閉上你的臭嘴,我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



「啊…我閉你他媽的老爛穴……啊……好…好……我閉嘴……快拿走……」



8姑伸手將套在小志頭上的紅佈除往,隻見小志滿臉的水泡,宛然剛被開水 燙過1般,兩眼惡狠狠地直瞪著8姑,面龐恐懼猙獰。



「好,你究竟是誰?」



「老子……」小志待再發狠,但見8姑手上紅佈1揚,嘴復閉上。



「還沒玩夠?」



「好,我講,我啼張揚!」



「再講!」



「我生前和老娘通奸,嘿……幹自己老娘真是他媽的爽……」



「啪」1聲,8姑用手上紅佈去小志臉上1摑。



「還不幹凈!」



小志臉上被紅佈1摑,臉上的水泡霎時破開,復加瞭1道浮腫的紅印。



「8姑……」秀麗見狀心有不忍,畢竟那個身體是自己兒子的。



「不要緊……畜牲!我望我還是將你套上1晚,明天再問好瞭!」8姑作勢 要再將紅佈套上。



「好好好,別套……我再講就是!我和我娘因為通奸被村人發覺,村人將我 娘浸瞭豬籠,然後把我吊死,還把我的骨灰扔入海裡,我的魂魄向來隨著大海飄 來瞭南洋,被人拾瞭歸往,供在路旁的小廟裡,可是……廟裡其它的兄弟,向來 不讓我享用供奉,天天毒打我,今年剛好774十9年,假如我再不設法逃離那 個地方,我就會魂飛魄散,永遙也休想再投胎瞭!」



「畜牲!你投胎也是1頭豬。」



「總比魂飛魄散好吧!」



「然後呢?」



「然後就在半個月前,有個人入到廟裡,竟在裡面眠著瞭,我見機會難得, 就趁他魂飄神遊的時候,入瞭他的身體。」



「那……那小志呢?」秀麗在旁著急地問。



「他……他在,我入到以後,他還想同我擠,我就讓他歇息瞭!」



「什麼!」8姑怒吼1聲,震得小志去後1倒。



「啊!別……別氣憤,我啼他起到就是……」



1會兒之後,小志的眼神慢慢地柔和起到。



「媽……我…我怎麼……媽……誰把我綁起到瞭?」小志自然已經歸到瞭。



「小志……可憐的孩子,8姑,現在該怎麼辦?」



「噓……」8姑舉手作禁聲狀,將秀麗拉來1旁。



「8姑……」



「現在我必須想辦法讓那畜牲的魂魄離開你兒子身上。否則,久瞭連你兒子 全救不歸到瞭。」



「那……求求你,8姑……」



「你兒子氣虛,很快復會被他取代,先問他清晰再講。」



「喂!我全講瞭,還不把我放開!」小志復被張揚給取代瞭。



「急什麼!我再問你,你娘呢?」



「我……我不明白,我隻明白我斷瞭氣之後,向來飄飄忽忽的,什麼全不曉 道,等我的魂魄聚攏之後,我已經在海上瞭,我想……我娘大概也和我1樣,被 扔入大海瞭吧!」



「畜牲,你生前因亂倫而死,死瞭復想害人亂倫,我還能容你嗎?」



「哼!你別忘瞭,那小子的命在我手上,你敢再動我1下,我就先打散瞭那 小子的魂。」



「8姑……別讓他……」秀麗急得拉著8姑的手。



「那你想怎樣?」



「我想…你也不可能再讓我待在這小子的身體裡瞭,更何況,那尤物也不 可能讓我幹她,這樣吧!我做鬼也做得很久瞭,你就超渡我,讓我投胎往吧!」



「就這樣?」



「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這……好吧!也算功德1件,我就超渡你,不管你到世做牛做馬,不可有 怨言。」



於是第2天1早,8姑預備瞭1切香燭,開壇念咒,開始做起超渡法事。



隻見被張揚附身的小志從口中不斷發出震人心弦的哀鳴,不時滿口穢言的咒 罵不停,或兩眼翻白,口吐穢物,直望得秀麗淚流滿面,不能自己。



「我望你還是先出往走走吧!我1個人就行瞭。」8姑停止瞭念咒,對著秀 媚講道。



秀麗也實在望不下往瞭,於是就聞從8姑的話離開屋子,來屋外透氣。



1會兒,秀麗在屋外復聞來法器響起的聲音,夾雜著8姑念的咒語,不時還 傳出類似動物的哀鳴聲。秀麗坐在屋外的石椅上,即使用雙手捂住耳朵,還是不 能阻撓那令她極不舒暢的雜音入進她的腦子裡面。



不明白過瞭多久,屋內隻剩下8姑搖撼法器和念咒聲,四周的氣氛慢慢地祥 和起到,漸漸地,秀麗望著遙方山巒間射出幾道紅橙色的霞光,天色已經慢慢暗 下,而屋內也恢又瞭平靜,秀麗才忍不住再踏進屋內。



隻見小志臉上的表情由痛苦漸漸地轉為祥和,臉上的水泡也漸漸地消逝。而 8姑則滿頭大汗地坐在1旁閉著眼睛。



「8姑……」



「籲……終於大功告成瞭……」8姑睜開眼睛講道。



「嗚……」



這時在屋角驟然傳到1聲野獸般的低鳴聲,把秀麗嚇瞭1蹦。



秀麗轉身小心1望,才發覺屋角蹲著1條都身黑色的大狗,兩眼透著詭異的 雙色瞳孔,直盯著她瞧。



「8姑!」



「別怕!走開!」8姑對著那條黑狗低吼1聲,那黑狗聞話地起身鉆進屋後 房內。



「8姑……現在怎樣?」



「沒事瞭!」



「8姑,他……真的走瞭嗎?」秀麗不放心地問。



「別的可以偽裝,但是我那法器所燒傷的痕跡隻會在惡鬼身上留下,傷痕消 失就表示他已經走瞭。」



「8姑……我真的不明白該怎麼謝你……」



「不用瞭,這也算替我自己做瞭1件功德,你今天就可以帶兒子歸傢瞭。」



秀麗帶著忐忑不安的心,趁著天未都黑時和兒子離開8姑的屋子。秀麗仍帶 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在下山的路上不時歸頭看著8姑的屋子,遙遙隻見8姑站在 門口動也動,秀麗向她揮瞭1下手,許久才見8姑徐徐舉起手掌,做出再見的手 勢,秀麗這才漸行漸遙。



就在8姑的屋子完都地沒進黑暗當中時,秀麗隱隱約約聞來山上傳到1聲淒 厲的狼嚎,在山谷當中不停的歸蕩著,秀麗背脊上發麻的感覺宛然復浮瞭上到, 她惟獨趕快加快腳步,離開這詭異的地方。



1路上秀麗不敢向小志講太多,隻是告訴他發高燒生病的事,除瞭不情願多 談這令她心有餘悸的過程之外,她仍舊還沒有百分之百的放心,兒子是不是真的 完都好瞭?她沒有掌握,1切隻能等歸傢之後再講。秀麗也試圖不斷地用各種方 式試探小志,全望不出任何異常現象之後,秀麗才略微地相信那惡鬼已經離開兒 子的身體瞭。



************



1個星期之後的1個晚上,秀麗在房間眠得正熟,驟然被1陣細索的聲響吵 醒。



「啊!」秀麗張開眼睛,在昏暗的房內突見1個人影站立在她床頭,嚇得她 1聲驚喚。



「媽,是我啦!」



秀麗驚魂未定,雖然房內燈光可以望清晰床前站的人是兒子小志,但在瞬間 間她以為那惡鬼復現身瞭,心頭還狂蹦著,久久講不出話到。



「媽,對不起,嚇來你瞭?」



「沒……沒合系,這麼晚瞭,你怎麼還不眠?」秀麗稍定心神地講道。



「媽……我眠不著……」小志1副不安的樣子。



「怎麼瞭?」秀麗望出兒子的表情有異,緊張地問。



「我…我向來做噩夢……那天從山上歸到之後,天天全…全這樣…我……」



小志臉色不安地講。



「啊!真的,夢見什麼?」秀麗緊張地問。



「我……我也講不上到……隻是似乎……似乎有1個人……不停地在我的耳 邊講1些……講1些很難聞的話……」



「什麼人?」秀麗這下子更是緊張萬分,深怕那惡鬼並未完都除往。



「我……我不明白,望不清晰,隻是……隻是不停的講1些……臟話,不讓 我眠覺。」



「他講瞭些什麼?」秀麗這下心裡復出現瞭那惡鬼現形時滿口污穢言語的模 樣,不由得身體開始發顫。



「他講…他講……哎……全是1些3字經之類的粗話啦!媽,我講不出到, 我不想1個人眠,我同你1起眠好不好?」



兒子講來這裡,秀麗大概也明白所謂3字經之類的粗話是什麼,因為張揚那 陰魂不散的惡鬼就是滿口這種粗話。秀麗心裡直覺得發毛,不明白是那惡鬼還沒 完都離開兒子,還是那隻是兒子被附身時所殘留在兒子心裡的陰影而已。秀麗不 敢多想,也不敢多問。



「全快廿歲的人瞭,還像小孩1樣!」



「媽……我……」



「哦……可憐的孩子,好吧!和媽1起眠,到!」秀麗心疼兒子地講。



就這樣延續幾天,秀麗擔心兒子再做噩夢,就允許讓兒子和她1起眠,白天 醒到明白兒子眠得很好,沒有再做噩夢,她才慢慢地放心。



漸漸的,秀麗每晚也全習慣瞭和兒子1起跟睡,慢慢地忘卻瞭不久前發生的 事瞭。



在母子跟眠之後的半個月,秀麗眠來半夜,驟然覺得腰被摟住。



歸頭1望是小志緊抱著她,正眠得香甜,秀麗原本想啼醒兒子,但是復不忍 心吵他,幹脆就讓兒子這樣抱著。



幾天之後,小志好像復習慣瞭抱著媽媽才幹好好眠,而秀麗也沒反對過,總 是讓兒子從身後抱著她。漸漸地,有時母子兩人面對面地眠著時,小志還是會抱 過到,將頭埋在秀麗的胸前,這讓秀麗不由得歸想著兒子小時候自己也全是這樣 哄兒子眠的,所以秀麗心裡隻覺得1股做媽媽的暖和,絲毫不以為意。



但是漸漸的,兒子好像已經不願從背後抱她瞭,有時她眠來半夜,還會被兒 子扳過身子,和兒子正面相對的擁抱,甚至,她可以感覺來兒子抱她的力道,愈 到愈強,有時候還會將大腿壓在她的腿上,像8爪魚1樣地纏在她身上。



向來來有1次,秀麗1樣讓兒子抱著,可是眠來1半時,驟然發覺自己的胸 口涼涼的,她睜開雙眼,發覺自己的胸罩居然已經脫落,整個雙峰露瞭出到,而 兒子的嘴唇正搭在她的酥胸上面,玉乳抵著兒子的臉頰。秀麗急忙將兒子的臉輕 輕地推開,將自己的胸罩戴好,歸頭望望兒子還在熟眠著,直覺得這孩子真讓她 心疼。



第2天,秀麗1樣眠來半夜發覺自己腰際涼涼的,醒到1望,自己的眠袍整 個掀瞭開到,白色的3角褲全露瞭出到,而兒子的手就環抱著她光溜溜的腰部。



秀麗連忙將兒子的手撥開,小志惺忪著雙眼醒到。



「媽……怎麼瞭?」



「小志,你眠相真難望。」秀麗拉好自己的眠袍,對兒子講。



「唔……」小志翻身再抱著秀麗復眠著瞭。



秀麗這歸細細地望著兒子純真的模樣,就不再多想,也躺下擁著兒子眠瞭。



但是隔天晚上,秀麗真的被驚醒瞭,因為她的胸罩復脫落瞭,而且當她醒到 時,自己的玉乳正含在兒子的口中。



「小志……小志……」



「唔……媽……怎麼瞭……」小志復惺忪著眼醒到。



「小志,你告訴媽,你是不是有意的?」



「媽……什麼……啊……」小志望著媽媽胸前敞開的衣襟,露出的雙峰,突 嚇瞭1蹦。



「媽……對不起,我……我不明白……」



「嗯……沒事瞭,你眠吧!」秀麗望著兒子的表情,真的不是裝出到的,於 是不再追問。



「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我歸房往眠好瞭。」小志講著就要下床。



「小志,不要緊的,媽復沒怪你。」秀麗連忙拉住兒子。



「媽,講真的,我可能是真的不仔細才……因為每次眠在媽媽身邊,就覺得 好暖和,可能不曉不覺就……」



「孩子,沒合系,你小時候也全是這樣,半夜還會偷食媽媽的……」



「真的嗎?」



「嗯!好瞭,眠吧!媽不再吵你瞭。」



「媽,你真好,我愛你。」小志感動的抱著秀麗。



「嗯……媽也愛你,到,眠覺吧!」



************



就這樣,秀麗還是經常會在半夜被兒子脫下胸罩,甚至吸吮著她的玉乳。



秀麗隻覺得這孩子是從小被她呵護太多,才會這麼依靠她,所以就任由他, 不再啼醒他瞭。隻是,有時候秀麗的雙峰會被兒子吸得心頭1陣騷癢,甚至,秀 媚會不曉覺的將雙峰頂向兒子的嘴。



後到,秀麗幹脆眠覺時自動將胸罩脫下,好讓兒子隻要掀開她的眠衣就可以 吸她的雙峰瞭。可是有1次,秀麗正被兒子吸得舒暢的時候,睜開眼睛卻發覺兒 子也正望著她,在燈光昏暗的房裡,她望見兒子望她的眼神……那認識而令秀麗 刻骨銘心的邪惡眼神,令秀麗狂喚慘啼1聲,從床上翻身滾落床下。



「小志……你……」秀麗顫抖著爬起到,雙手扶著床沿,驚懼的望著兒子。



「嗯…媽……你怎麼瞭?」小志揉著惺忪的眼睛,似剛被秀麗吵醒的模樣, 1副不解的表情望著秀麗。



「我……」秀麗張著受驚的雙眼望著兒子,不禁懷疑剛剛……是不是自己望 錯瞭。



「媽,你也做噩夢瞭?」



「是……是啊!」秀麗帶著懷疑且不安的心情,漸漸的爬上床往。



「媽,你大概是被我影響瞭,休想太多瞭,眠吧!」小志講完復倒頭眠瞭。



秀麗楞楞的躺著,剛剛是自己的錯覺嗎?她望著身旁熟眠的兒子,漸漸的認 為1定是自己擔心太多的原因,因為她也不能斷定剛剛是自己剛從噩夢中醒到, 還是真的望見那邪惡的眼神。



************



從那天起,秀麗在眠前總把燈光調得更亮些,即使讓兒子在半夜可以清晰的 望見她的雙峰,總比再讓她望來那陰森恐懼的眼神要好。



復1天,秀麗向來沒眠,燈光也向來亮著,來半夜時,秀麗清晰的感覺來身 旁的兒子開始解她胸前的扣子,她不作聲的望著兒子仍閉著雙眼,很純熟的1顆 顆解開她的眠衣扣子。驟然小志睜開眼睜1口將秀麗的玉乳含入口中,然後才發 現秀麗直盯著他瞧。



「媽……」小志表情尷尬地講。



「小志,你還講不是有意的?」秀麗輕聲的講,語氣中並沒有責備的意思。



「媽……本到……本到不是,可是……可是後到媽自己……自己會把……把 胸部靠過到……我……我就……」



秀麗聞兒子這麼講,才發覺自己這1陣子好像已經習慣瞭讓兒子吸吮她的乳 房,有時候確實是自己故意將雙峰露出在兒子嘴邊讓兒子吸。



「這……我……」



「媽,你喜歡我這樣嗎?」小志驟然反客為主的問秀麗。



「我……」



「媽,我愛你。」小志雙手復將秀麗緊緊的抱住,將臉貼在她的雙峰上。



「孩子……」



小志沒等媽媽講下往,1口就含住瞭秀麗的玉乳。



「啊……」秀麗向來以到全是在彼此全半眠半醒的狀態下這樣做,而這是第 1次在兩人全蘇醒的時候,不由得讓秀麗有些失措,但是復舍不得拒盡兒子,就 這樣任由兒子吸吮著她的玉乳。



「滋……滋……滋……」小志口中不斷的發出吸吮的聲響,讓秀麗完都沒瞭 原先那股母親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她腦海中和丈夫曾有的性愛畫面。



這不由得讓秀麗驚覺不對,急忙將兒子推瞭開到。



「媽……」



「孩子……我……媽累瞭,我們眠吧!」秀麗不明白該如何講,隻好倒頭蓋 上被子。



小志無奈也隻好1跟眠瞭。



秀麗1夜不能成睡,因為她的腦海中出現瞭兩個字——「亂倫」!



小志被附身的恐懼景像復在她的心底浮現,那個因為亂倫而被處死的惡鬼, 不由得讓秀麗起瞭戒心,自己決不能犯這樣的錯,否則就像那惡鬼1樣。



但是秀麗不明白如何告訴兒子,不明白如何拒盡兒子再和她跟床!於是她想 起瞭8姑講的話,要趕快給兒子尋1個對象才行,也惟獨這樣才幹順理成章的讓 兒子將註重力轉搬。但是,假如照8姑講的,1定要尋1個結過婚,而且年紀比 小志大的女人才行,這……要來哪裡往尋呢?



秀麗想著想著,天色不曉不覺的已經亮瞭,她掀開被子預備起身,赫然復發 現自己的眠袍復掀瞭開到,兒子的手不明白什麼時候搭在她的3角褲上面瞭。



秀麗這時別無它想,惟獨再尋8姑瞭。



於是她1早就瞞著小志,再次上山。



************



「8姑,你講的對象,要來哪裡往尋啊?」秀麗講。



「呵!機緣1來,她顯然就會浮現瞭。」



「8姑,你索性就知道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才好,再下往…再下往…我…」



「呵!再下往怎樣?」8姑兩眼凝望著秀麗,宛然要把她望穿似的。



「我……我們再這樣下往總不是辦法啊!」秀麗被8姑望得低下頭。



「記不記得我講過,你兒子今年會有1個妻子,而且是沒有婚約的,不能經 過拜乾坤的?」



「記得,可是……這對小志公正嗎?他還年輕……」



「1切全是註定,惟獨這樣才幹助他1帆風順,化險為夷,非常命格就要用 非常方法,否則…難道你情願見兒子娶1個正常的女人,然後潦倒1生,甚至… 不能得享天年嗎?」



「固然不要!」



「經過瞭上次那件事之後,你還不信我嗎?」



「信!我信,8姑,我盡對相信你講的話,所以我才復到尋你,難道真的沒 有別的辦法瞭嗎?」



「有的話,我早就講瞭。」



「那……這個女人究竟……」



「唉!我望還是點你1下吧!你記不記得我望過你的8字以後怎麼講的?」



「你講我的命格和我的孩子是相依相生的,是旺夫益子命,我丈夫和兒子應 該是大富大貴的。」



「還有呢?」



「你講我會有第2個丈夫,而且今年會結婚,可是…我是不可能再嫁的…」



「我講你會結婚,指的並不是明媒正娶的婚姻。」



「你是講……我和兒子1樣,隻能和人跟居……」



「嗯!還有1點我沒講,就是……你的對象年紀必須是比你小,最好是…… 咳!我不能再講瞭,你歸往好好想吧!時機來瞭顯然就水來渠成,你不要抗拒, 這是命,緣分到的時候,你必須拋開1切,尤其是……尤其是世俗的觀念,你們 母子……才幹得來幸福……歸往吧!」



************



秀麗想著8姑臨走時所講的話,向來是不得要領,總之,1切就照8姑的意 思,別違反瞭顯然發生的事,否則就壞瞭兒子大事瞭。



於是秀麗歸到後的幾天,向來特殊註重兒子日常生活中所碰到的任何女人, 尤其是年紀稍長、結過婚的女人。有幾次秀麗還懷疑街口雜貨店那個身材癡肥臃 腫的老板娘就是8姑口中所講的女人,所以好1陣子讓秀麗心裡掙紮瞭好久,直 來後到得曉那老板娘的老公就是市場賣菜的,才放下1顆心。



1天睌上,小志從就讀的夜校歸到。秀麗剛洗過澡,身上裹著浴巾,正在房 內吹著頭發,沒聞見兒子開門的聲音。



就在秀麗吹好瞭頭發把吹風機合掉的1瞬間,驟然發覺房門口站著1個人, 把她嚇瞭1蹦,吹風機掉在梳妝臺上,連身上的浴巾也倏地從她身上滑落。



「啊!小志……」秀麗發覺那個人影是兒子小志,連忙彎下身往拾腳邊的浴 巾,可是卻1個踉蹌,去前滑倒。



「啊!媽……」小志連忙上前抱住秀麗,秀麗整個赤裸的身體就撲倒在兒子 身上。



「啊……」秀麗赤身露體被兒子抱住,心裡1慌,急忙擺脫,可是浴巾已被 她腳底1滑給踢入瞭床底下,她1時更慌瞭手腳,立在當場,隻能用雙手遮住重 要的部位。



「媽……你還好吧……」



「小志……你……出往……」秀麗低頭不敢望兒子。



「哦……好!」小志這才望出媽媽的尷尬,急忙退瞭出往。



秀麗見兒子出往,這才發覺自己身旁的衣架上不正掛著另1條浴巾嗎!



秀麗讓自己的窘態弄得相稱的狼狽,不懂自己怎會如此慌張。



當晚,母子兩人照樣跟床而眠,隻是秀麗今天被兒子望見瞭自己的身體而不 自覺的多穿瞭幾件衣服,不但戴上瞭胸罩,也不穿眠袍,改穿眠褲瞭。



可是來瞭半夜,秀麗再度被那認識的摸感給弄醒瞭。



秀麗張開眼睛,發覺自己上衣的鈕扣已經完都被解瞭開到,粉紅色的胸罩不 明白什麼時候已經被完都的脫掉,放在枕頭旁邊,兒子正津津有味的復再吸吮著 她的雙峰。



「媽,你醒瞭!」小志沒停下到,望著媽媽仍繼承吸吮著。



「唉!你……愈到愈不像話瞭,明目張膽的脫媽媽的內衣。」秀麗雖然這麼 講,但是語氣中卻沒有1點責備的意思。



「媽,我明白你不會反對,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媽也喜歡,對不對?」



「胡講!愈到愈不像話瞭。」秀麗偽裝扳起臉孔的講,可是卻1點也不像生 氣的樣子。



「嘻……媽,你的身材真好,1點全不像4十歲的樣子呢。」



「你……媽真的要氣憤瞭!」秀麗見兒子哪壺不開提哪壺,挑起她的尷尬, 不禁真的有些微嗔。



「媽,我是講真的嘛!你好美麗,我好喜歡!」



秀麗見兒子講得真心,不由得女人愛被贊嘆的本性也被挑瞭出到。



「媽老瞭!」



「才不呢!光講媽的胸部,復高復挺,觸起到復有彈性,讓人……」



「小鬼,愈講愈像個色鬼,讓人怎樣?」



「讓人……舍不得放掉。」



「所以你才天天1定要吸媽媽的奶?」



「固然!誰啼你那麼……那麼迷人……」



「呵!望到媽似乎尋來瞭懂得觀賞的人瞭,不是?」



「是啊!媽,你真的好美,我好想……」



「好想什麼……」秀麗1聞兒子講來這裡,驟然覺得不對。



「好想親親媽媽……」



「不行!我們已經很過分瞭,媽不同意你再得寸入尺。」秀麗正色講道。



「……」小志見媽媽果斷的口氣,不好再答話。



這樣1會兒之後,兩人全有點尷尬,不明白講什麼,而秀麗的雙峰卻還被兒 子握在手上。



「眠吧!」秀麗隻好躺下,閉上眼睛。



「媽……」小志無奈,也隻好漸漸的放開媽媽的雙峰。



秀麗的心有點被兒子攪亂瞭,復是1夜不能成睡。



************



第2天早上,秀麗發覺對門移到瞭新的人傢,是個裝扮相稱時髦、年紀約3 十歲的女人。經雜貨店老板娘的口中得曉,她剛離婚沒多久,而這消息不由得讓 秀麗起瞭戒心,尤其她從雜貨店歸到時,剛好復遇到小志正和那個女人在門口有 講有笑的,秀麗心裡霎時有種猛烈的排斥。



入門之後,秀麗向來不發1語,坐在沙發上深思著。



「莫非那女人就是8姑所講的……可是……怎麼可以呢……唉……小志怎麼 能和那樣的女人……不行……可是……假如是……那不正好嗎?」



秀麗心中洋溢瞭矛盾,她實在不情願兒子和那個風塵味十足的女人在1起, 可是,假如真照8姑所說的,小志是非得和離過婚、而且年紀比他長的女人在1 起才幹得來命格中所顯現的大富大貴,那就非得如此不可瞭。



「媽!你怎麼瞭?」小志在秀麗身旁坐下。



「沒什麼!小志,剛才……那個人……」



「哦!陳姐啊,她人不錯哩,講要尋1天要我來她傢食飯呢!」



「哦!」秀麗聞瞭更加的篤定,這個兒子口中的陳姐就是8姑所講的人瞭。



終於浮現瞭!秀麗心裡想著。「這樣也好,隻要小志能夠幸福,我還計較什 麼呢!」



秀麗絕量的講服自己往接受這樣的事實。



可是當晚,秀麗還是久久無法平穩,久久無法進睡,而就在這時,兒子復開 始脫她的眠衣瞭。



秀麗有點心煩意亂,幹脆張開眼睛,坐瞭起到,自己解開自己的扣子。



「媽……」小志見媽媽驟然的舉動,不明白媽在想什麼。



「孩子!抱我。」秀麗敞開自己的衣襟,露出雙乳,張開雙臂要兒子抱她。



「媽……」小志有點受寵若驚,但還是2話不講就將媽媽抱個滿懷。



「親我…」秀麗索性將上衣整個脫掉,完都的赤裸著上身,讓兒子抱個夠。



也許是1種馬上失往兒子的危機意識吧,秀麗明白自己的行為有點在賭氣。



「嗯……」小志1口就將媽媽的玉乳含入瞭口中。



「小志……除瞭媽媽的雙峰,你還想親媽媽什麼地方?」



1會兒之後,秀麗捧起兒子的臉,對兒子講。



「媽……我……」小志話還沒講完,秀麗已經主動將嘴唇印上瞭他的嘴。



「唔……」秀麗像變瞭1個人似的,吸吮著兒子的雙唇,不時將舌頭伸進兒 子口中攪拌著,直把小志吻得興奮不已,緊緊的抱住媽媽。



秀麗這1吻,足足吻瞭近5分鐘,才漸漸的分開。



「孩子……感覺怎樣?」



「媽!你好棒,我還要……」小志意猶未絕的復吻瞭上到,並將媽媽推倒在 床上。



秀麗被兒子整個壓在身上,驟然她感覺兒子的下身有東西頂著她的腿根。



秀麗明白那是什麼,但是嘴被兒子封住,她不能講什麼,也不想講什麼,1 切順其顯然吧!1想來這裡,秀麗驟然想來瞭8姑所講的話,1切順其顯然,不 要抗拒它,難道……難道也包括現在……



秀麗想著,驟然發覺兒子的手伸入瞭她的眠褲,她1下子本能的嚇瞭1蹦。



但是……



8姑的話復在兒邊響起……1切順其顯然……不要抗拒……



但是就在猶豫之間,兒子的手已經觸來瞭她的3角褲。秀麗想阻撓,但是卻 驟然想來瞭8姑所講的話,她講兒子定要和1個有過婚寡的女人跟居才幹大富大 貴,而自己不正是嗎?



8姑復講自己是旺夫益子命,今年會有第2個丈夫,而且…不能明媒正娶… 那……假如……我和兒子……不是正好不能明媒正娶嗎?而……旺夫益子,既是 夫,復是子……不正好……天啊!8姑也是這麼講兒子的,兒子隻能和年紀比自 己大的女人……難道……秀麗復想來臨走時8姑曖眛的話……



「你必須拋開1切,尤其是……尤其是世俗的觀念,你們母子……才幹得來 幸福……」



霎時秀麗知道瞭。



原先……講到講往,我們母子……天啊!



就在秀麗想來這裡時,兒子的手已經鉆入瞭她的3角褲,正在她的陰毛上面 遊走。



秀麗本能的緊緊抓住兒子的手。



「媽……」小志的冒險,原本以為很順利可以1親媽媽的芳澤,但剎時媽媽 的阻撓復讓他不由得低頭羞愧起到,等著媽媽的責難。



秀麗凝望著兒子,耳邊復響起瞭8姑的話:「水來渠成……水來渠成……」



秀麗驟然做瞭決定,她站起身到立在床上,漸漸將自己的眠褲脫下,露出那 粉紅色的蕾絲3角褲。



「媽……」媽媽的動作反而令小志手足無措起到。



「孩子,你真的喜歡媽媽?」



「嗯!媽,我愛你!」小志斬釘截鐵的講。



「脫衣服吧!」秀麗低頭幫兒子解開褲帶。



1會兒,母子兩人身上全隻剩下內褲而已。



「唔……」秀麗望著兒子內褲上面漲得巨大無比的粗大印痕,驟然覺得1陣 暈眩,即使是兒子的父親,也沒如此壯碩的東西。



秀麗顫著手,順著兒子內褲上的突起,漸漸的撫摩著,終於她忍不住將他的 內褲脫下,霎時1根粗大的jj,紅通通的繃現在她眼前。



秀麗順著jj上暴起的青筋,溫和的撫弄著,直把未經人事的小志逗得幾乎 忍不住射出精到。



秀麗跪在床上,抬頭望瞭兒子1眼,然後張開嘴,將兒子的jj含進口中。



而就在秀麗才將jj頂入喉嚨時,小志再也忍不住的將精液直接射進瞭她的 口裡。



「媽……好棒……你好棒……」小志抱著媽媽的頭,享受著高潮時jj顫動 的快感。



「唔……孩子,舒暢嗎?」1會兒,秀麗讓兒子的jj從口中拔出。



「媽……我愛死你瞭,我還要……」小志剛射完精,卻1點全沒有痿縮的樣 子,仍興致勃勃地高高挺著。



「嗯!孩子,這樣就夠瞭嗎?」



「媽……你……」



「難道你不想……」秀麗雙手拉著自己的3角褲,做勢要去下脫。



「想!媽,我想!」小志興奮地抱著媽媽,飛快地將媽媽的3角褲奮力去下 1拉。



秀麗的裸體再次畢露在兒子面前,而且,這次是清清晰楚的讓兒子小心觀賞 著。



「媽……好美……」小志愛不釋手的撫摩著媽媽濃密柔細的陰毛。



「孩子……你要怎樣,媽全……可以給你!」



「媽,真……真的?」



「嗯!」秀麗去床上1躺,雙腿勾住兒子的脖子,讓自己小逼上的裂縫,完 都的暴露在兒子眼前,秀麗自己全不相信自己會這樣做,可是8姑的話像是催睡 1樣的令她不顧1切。



「媽……」小志跪下到低頭就吻向媽媽的小逼,開始拼命的吸吮著。



「滋……滋……滋……」秀麗的身體愈到愈熾烈,小妹妹裡的愛液不聞使呼的 直去外流,沾得小志滿嘴。



「嗯……親兒……好……啊……媽要……啊……」



秀麗被兒子親得騷癢難耐,她此刻腦子裡隻想著兒子粗大的肉棒。



「孩子……到……你明白再到,我們要做什麼嗎?」



「媽……」小志點頭表示明白。



「嗯……你要幹媽媽的小穴……我們母子要……要交媾瞭……」



「媽……我愛你,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



「孩子,媽明白,這1切全是註定好的,媽早就明白,媽也告訴你,媽從下 1刻起,從你……幹媽媽……插進媽媽的小穴開始,媽媽除瞭是你的媽媽之外, 也是你的妻子,你要答應媽,除瞭媽媽之外,不能有第2個女人,好嗎?否則… 媽就不給你……不給你幹。」



「媽,你是我這輩子唯1的老婆,我宣誓,我隻要媽媽……」



「好瞭!媽相信,因為……這1切全是註定的。」秀麗這時已經完都不懷疑 8姑的法力瞭,因為她此刻心情正猛烈的等待著和兒子亂倫相奸的快感。



「媽,我要……」小志扶著自己的jj在媽媽的穴口胡亂的頂往,卻不得其 門而進。



「讓媽到吧!」秀麗伸手從底下握著兒子的肉棒,頂向自己的小穴。



「好……用力……幹我……」秀麗將臀部去上1挺,兒子的肉棒沒進瞭自己 的小妹妹。



「啊……壞兒……好粗……幹死媽瞭……」秀麗小妹妹像被撕開1樣的疼痛, 但隨即就被快感給取代瞭。



「嗯……快抽送……好好的幹媽媽……媽是你的人瞭……幹我…幹我……」



秀麗久未享受過交媾的情趣,1下就陷進瞭瘋狂的高潮裡面,淫聲浪語的取 悅兒子。而小志雖然初經人事,但卻沒讓媽媽失看,母子兩人全是泄瞭1次復1 次,直來日上3竿,母子兩仍高興的交媾著。



************



秀麗因為有8姑的暗示在先,早已認定母子兩的亂倫是註定的,而且是對兒 子將到好的,所以完都沒有亂倫的罪責感,反而很高興的等待著兒子大富大貴的 將到。



秀麗有有兒子性愛的滋潤,整個人宛然年輕瞭許多,也特殊為瞭兒子,刻意 的裝扮起到。而小志對媽媽也是愛極的呵護,幸福充滿在臉上不可言喻。



母子兩人就在洋溢性愛的新生活之後的1個月,秀麗覺得還是要上山往得來 8姑的認可才幹完都的心安,於是帶著心愛的兒子再次上山。



秀麗此刻上山滿是歡喜,在山下附近的小鎮,她心想,除瞭紅包之外,應該 再買點有用禮品才是。



於是她尋瞭1傢店。



「送禮嗎?」店裡的歐巴桑很客氣的問道。



「是啊!」秀麗講。



「望你們不像本地人,探親啊?」



「哦……也不是啦!是送山上的8姑啦!」秀麗在店內掃瞄著禮品講。



「8……8姑……」歐巴桑臉上露出迷惑的神情。



「是啊!你應該明白她吧!聞講她挺有名的。」



「是……是……可是……8姑她……聞講從2個月前就失蹤瞭,山上的屋子 早就沒人瞭,你……恐怕要白奔瞭。」



「失蹤?不會吧!這陣子我往尋過她幾歸瞭!1個多禮拜前我才到過呢!」



「哦…是嗎?可是…昨天隔壁上山砍竹子的阿伯才講……才講那屋子……」



「呵!你們講的人可能和我講的不跟吧!好吧!就這個好瞭,麻煩你幫我包 1下。」



「不可能啊……」店裡的歐巴桑雖然嘴上仍嘟嚷著,但還是幫秀麗包好瞭禮 物。



向來來秀麗離開店很遙之後,歐巴桑才飛快地沖出店外,嚷著左鄰右舍,好 像遇到瞭天塌下到的大事1樣。



************



在這次到尋8姑的路上,秀麗已經如數傢珍的將所有發生的事告訴瞭兒子, 小志本不相信,但是自己卻實是從8姑的屋子醒到的,再經過媽媽舉生辰8字為 例,小志才深信不疑。



「呵!恭喜啦!」秀麗才1入門,就聞8姑笑著向她道賀。



「8姑,恭喜什麼?」秀麗明白8姑神通廣大,但有意問道。



「呵!恭喜你們母子……好事成雙啊!」



「8姑,1切全被你算準瞭,你真是厲害。」秀麗有點靦腆地低頭講道。



「哈!哈!1切全是天意,惟獨這樣,才是圓滿啊!」



「謝謝你,8姑!要不是那次在雜貨店碰到那個阿婆介紹我來你這裡到,我 們母子現在恐怕真被惡鬼所害瞭,對瞭,那個阿婆你熟悉嗎?也真該謝謝她呢!



講起到她和8姑你長得還有點相像哩!」



「哦!我不熟悉,1切全是緣分啦!總是是有緣啦!不過……」



「不過什麼?」



「你今天到尋我是對的,因為我還必須再對著你們念1段咒,才幹消得瞭你 們母子因為亂倫帶到的穢氣。」



「喔!好啊!要怎樣做呢?」



「這……恐怕要會為難你……」



「8姑請講吧!我們母子有今天,全是8姑給的,你要什麼,我全可以為你 做。」



「嗯……你們母子必須……必須在我這裡做1遍……好讓我施法。」



「啊!這……」



「我明白這很為難,不做也不要緊,隻是……」



「8姑!沒……沒合系……小志,你講呢?」



「媽!我全聞你的。」小志也知道自己1條命是8姑所救所以也沒話可講。



「那就等我1下,我起個壇!」



8姑講著就開始整理起壇作法的東西,不1會就預備就緒瞭。



「8姑!就在這裡嗎?」秀麗問道。



「嗯!開始吧!」



「到!小志,從後面。」



於是秀麗掀起自己的裙子,雙手扶在壇上。



小志從後面褪下媽媽的3角褲,然後舉起jj從後面應聲插進媽媽的小穴。



就這樣,屋子裡母子兩在壇前交媾著,8姑在1旁念念有詞的用柳枝在母子 身上灑水,插穴的淫水聲交錯著秀麗的淫啍,和8姑口中的念咒聲,使得整個屋 子洋溢著詭異的氣氛,而秀麗在兒子的抽送當中宛然復聞來瞭從身後傳到的動物 低吼聲音,但她隻沉醉在猛烈的快感當中,無暇多想。



終於,小志在1陣狂插之後,將精液射入瞭媽媽的小穴,而隨著秀麗高興的 長喚聲中,8姑的咒語也嗄然而止。



「呵!大功告成瞭,再恭喜你們,相信你們母子會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瞭。」



「謝謝8姑,要不是8姑,我怎能瞭解呢!也不能體味……母子……性愛的 高興。」秀麗摟著兒子,滿臉幸福的講。



************



而就在秀麗母子兩恩愛地相擁著下山之後,8姑的屋子裡傳到1陣狂歡的聲 音,除瞭8姑的聲音之外,還夾雜著狗的吠啼聲。



在8姑的房裡,8姑赫然都身赤裸地趴在床上,而她的背上趴著1條大型的 黑色土狗。



更不可思議的是,那條狗的jj居然插進瞭8姑的穴裡,不停地抽送著。



「啊……太好瞭,揚兒……我們可以投胎瞭,啊……幹娘……娘下輩子還要 給你幹……啊……啊……」



************



而當天晚上,住在山下的人傢全在眾說紛紜著,合於8姑赤裸著身子,和1 條大狗腐臭不堪,宛然死瞭幾個月的屍體被發覺的事情時,秀麗正在客廳和兒子 淫亂的享受著母子交媾的高興。



「啊…乖兒……幹媽……用力幹你的媽媽……你好會幹穴……大那話兒兒…… 會幹媽媽的大那話兒……媽要天天給你幹小穴……媽下輩子還要給你幹……啊…… 啊……」

    都文完







看了还看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亚洲国产熟妇在线视频_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