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愛的表達

母子愛的表達

来源:gzas.net   发布时间:2020-08-01 20:47:01   浏览次数:56





忽然,媽媽眼睛猛地睜開,她察覺來自己的身體正在被強奸,而強奸她的,

壓在她身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她的兒子!



「你……小栩,你!」她雖然剛醒到藥效還沒有失往,4肢酸軟腦袋也暈沉

沉的,但我1下下的撞擊她的身體,陽物上肉棱搜刮她小妹妹壁的感覺她再糊塗也

知道是怎麼歸事瞭。



「畜生,住手,畜生放開我!」



任憑她罵,我可不管這些,要是她1罵我就停止那不是都泡湯瞭嗎?



「媽媽,別徒勞力氣瞭!」我1邊用力的奸淫著她1邊勸講著:「我已經做

瞭,就是停下到也是做瞭,還不如,不如繼承下往!」



她劇烈的掙紮,但我不在乎,要是能擺脫這樣的繩索,那我媽就是電影裡的

大俠瞭!而且,她的掙紮更加激發瞭我內心中黑暗的1面,我雙手抓住她的那對

隨著身體掙紮而4散亂跳的雙峰,死命的爪用力的揉。



「啊!」媽媽1聲嬌喚,眼淚也順勢流下,她身體掙紮更加兇狠,但我不管

這些,不顧她小妹妹還十分幹澀,殘酷的狂暴的抽送著堅硬如鐵棒的那話兒!



「啊……啊……疼……畜生……」媽媽啼聲更加淒慘,她不住的謾罵詛咒,

詛咒我這個禽獸不如最多是有如禽獸的兒子。我心裡很痛,但我明白自己必須繼

續下往,現在已經晚瞭,假如不繼承做完則整個努力全徒勞瞭,更重要的是媽媽

1定會離開我,那是我決不能同意的!



「我是畜生,我是畜生,我是你生下的畜生!」每講1句,我的那話兒就重重

的沖擊1下媽媽的肉穴,媽媽被我年輕才沖撞下顯得猶如1葉孤船在滔天巨浪裡

上下顛簸1般!



「媽媽,啊……媽媽……你……你感覺來瞭嗎,呀!我,我在用你給我的雞

巴肏你,啊……肏死你,望你還走不走,嘿!嘿!哈!」我咬著牙,將對媽媽的

愛都部全憑借那話兒表達出到。



1下下的沖擊,慢慢的媽媽失往瞭掙紮的力氣,她的抵抗越到越弱,來瞭最

後,猶如死人1樣,任憑我怎麼沖撞怎麼碾磨,她全不在抵抗,隻是失神的望著

屋頂,身體隨著我的沖擊1下下的顫動,眼淚無聲的流淌下到,將她腦袋後面的

床單全陰濕瞭1大片!



「媽媽不要離開我……」我口齒不清的祈求著,媽媽沒有反應。



「媽媽嫁給我……我會讓你下半生幸福……」媽媽還是沒有反應,她的心裡

1定苦死瞭!



「媽媽,給我生個孩子吧!!」驟然,我加快瞭速度,並不是我要射精瞭,

剛才才射過1次,雖然是剛才成為男人,但我依然是殷勤如火。固然,我更是希

看用這驟然的打擊刺激媽媽1下,讓她有反應,現在她同我有交流,哪怕是罵我

打我全是有利的!



「不……畜……畜生……你……不是人……」媽媽果真復開始抵抗,但被我

奸淫瞭這麼半天,她更是拼死掙紮瞭半天,實在是沒有力氣瞭,惟獨象征性的扭

動。



我驟然將她1個雙峰抱住,將另1個含在嘴裡細細品味。真是美味可口,我

真幸福,居然那麼小就有這樣的口福,能食來這麼每位的雙峰!固然,更加幸運

的是,我在時隔十多年後,再次品嘗來瞭!雖然現在沒有奶,但我想,媽媽還不

來4十歲,假如要她給我生個還是沒問題的,來時候我就也可以蹭來奶食瞭。



忽然我發覺瞭1個現象,不由得心花怒放。媽媽的小妹妹裡開始分泌淫液瞭,

而且越到越多,我的那話兒有瞭淫液的潤滑,更加靈動迅捷,沖刺更加有力瞭。望

到媽媽的身體已經有瞭反應,這是首先步,先從身體上讓她接受我,然後再講心

裡的接受,這樣就輕易多瞭!



打起十2分精神,我雙手抱在媽媽寬大的胯部兩側,死命的將她拉向自己身

體以加重我沖擊的力道。望來我每次將那話兒肏入媽媽小妹妹,直達絕頭時,媽媽全

會被我碾得眉頭緊蹙1下。但就是這樣,她也不肯開口,不肯啼出聲到。



我想來瞭1個主意,開始放緩沖刺的頻率,那話兒也不再1插究竟,隻是陽物

在她小妹妹口裡面稍稍的前後滑動。她發現瞭我的變化,臉色俏紅的望著我,我微

笑著望著她。



就這樣,打磨瞭1分鐘左右的時間,望來她已經有些忍不住向上抬屁股迎我

的那話兒時,我猛的將那話兒1沖究竟,如脫韁野馬1樣的迅捷,陽物重重的撞在媽

媽的花芯上,陽物1碾,我驚嘆的發覺,居然將媽媽花芯碾開陽物侵進媽媽的子

宮瞭。



「啊!!!!」媽媽1聲震天價的慘啼,我興奮的1陣猛沖狠殺,媽媽終於

忍不住,開始「嗯嗯啊啊」的發出瞭聲音,雖然她努力壓抑,但我明白她已經真

正進戲瞭!



我偶然將奮勇沖殺的那話兒放緩動作,在媽媽小妹妹口研磨幾下,媽媽全會將大

屁股不自覺的上挺,而我則會驟然的重重下擊,肏得媽媽慘啼不已!



就這樣,廝殺瞭2十多分鐘後,我感來媽媽小妹妹對我那話兒的夾擊變得越發有

力,而且頻率也越到越快,1個念頭飛快的閃過,「媽媽要泄身瞭?」



我雖然還是在瘋狂的奸淫媽媽,但卻很留心她的反應,在她小妹妹的震顫越到

越厲害時,我徒然將那話兒從她小妹妹裡抽出,惟獨陽物剩1半卡在她肉縫裡。



「啊……嗯……嗯?」媽媽猛的睜開眼睛,但當她盤問的眼神撞上我捉弄的

神色時,她的臉更加紅潤。



「媽媽想要嗎?」沒想來我1句話講出,媽媽居然復閉上眼睛流下瞭淚水。

我1陣不忍,但為瞭長久的擁有媽媽,我不得不如此!



「媽您不講話就是想瞭?」我雖然還是在笑但自己全可以感覺來自己的笑臉

1定很猙獰。「那我就好好孝順您!」那話兒1下子發難,猛的沖入媽媽小妹妹,龜

頭破開幼稚的花芯重重的沖進曾經待過的子宮裡。



「啊……」媽媽聲透屋頂的慘啼卻猶如在督促我入攻1樣,我隨即發動瞭如

潮攻勢,誓要1舉攻破她的心裡防線!



「啊啊啊啊……」



「媽媽喜歡嗎,哈哈哈……嫁給我,以後每天這麼讓你快活,哈哈哈,媽媽

嫁給我……」



媽媽的小妹妹1陣劇烈收縮振顫,將我還在蒙頭猛沖的那話兒包裹得嚴嚴實實舉

步維艱。但我還是努力的將那話兒頂進媽媽子宮,然後死死的抵住,安心的享受辛

勤奮作的果實。媽媽高潮瞭,而且是十分猛烈的高潮,小妹妹裡猶如地震般的震顫

包裹得我的那話兒舒暢極瞭。假如不是我咬牙頂住,差點也1泄如註!直來媽媽陰

道裡傳到的震顫越到越小,媽媽也好像緩過到1些,雖然她還是臉蛋紅撲撲的,

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著喘著粗氣,但高潮卻總是過往瞭!



「媽媽嫁給我!」我真摯的望著媽媽,講道:「這樣我們就不會分開而且,

也有人照料你愛惜你瞭!」



沒有理我,媽媽扭過頭,不望我,但眼淚再次流下到。



我也沒有繼承講,而是用行動到表達我對她的愛有多麼猛烈!



「媽媽,既然不答應嫁給我,那我就向來這麼同你交合,直來累死我,讓你

懷孕為止!」我補充瞭1句,「我死瞭,我的孩子也可以陪著你,隻求你不要離

開我!」講完不理媽媽那食驚的眼神,大概她剛才反應過到我還沒有射精吧。當

然也許不是,卻全不是我關懷的,我要做的事情惟獨1件,就是讓媽媽相信我的

話,相信我愛她,相信我為瞭她什麼事情全做得出到!



已經氣喘籲籲的媽媽被我再次肏得精神煥發,大屁股不停的上下翻飛,真是

十分主動。我明白,媽媽這個年齡的女人是來瞭欲看是極為猛烈的,她與爸爸生

活的寒漠也1定會影響來性生活。所以,她能夠忍耐身體的空虛這麼久而沒有出

軌,也真是難為她瞭。我要讓她好好享受1下,享受1下這最最天然的男女魚水

之歡!



媽媽剛才高潮,在被我瘋狂奸淫瞭十幾分鐘後,她的喚吸復變得急促起到。

我明白她復要高潮瞭,便加倍努力,次次1插究竟,而且1次比1次重,1次比

1次狠!在我鍥而不舍的努力下,媽媽終於長啼瞭1聲,冰涼的陰精再次瘋狂的

泄瞭出到!



火燙的陽物絲毫沒有提防的被媽媽冰涼的陰精1澆立時入攻受挫,本到氣概

如虹,但我畢竟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在碰到這種情況後也真不明白該怎麼做,

1個不仔細感來腰眼1麻就要崩潰。既然忍不住就豁出往瞭,我不顧1切的死命

的奸淫媽媽,不理她的喚痛,不顧她的謾罵,暴挺著的那話兒在歸光返照的沖殺瞭

百十下後再也支持不住,我怒吼著將那話兒不顧媽媽死活的朝媽媽小妹妹裡1插,

「媽媽我愛你!!!!」



陽物再次闖入瞭我曾經生活過的老傢,死死頂在媽媽柔嫩的子宮壁上,這種

感覺真是太美瞭,我再也操縱不住自己對媽媽的愛,怒吼著將極度富有生命力的

精液射入媽媽的子宮裡!



「媽媽我愛你!!!」再次的發誓再次的怒射,毫無保留,濃暖的精液轟轟

烈烈的對媽媽的子宮鋪開瞭廣島大轟炸,如1個原子彈在媽媽子宮裡爆發瞭!



而被我暖精1燙,媽媽再次泄身高潮,好像為瞭中和我精液的火暖1樣也在

次瀉出冰涼的陰精到!



「呀……啊……哈……」媽媽身體痙攣似的彈瞭幾彈後驟然1軟,便沒有瞭

氣憤,可她的子宮裡卻產生瞭與她剛剛表現截然不跟的反應。猶如黑洞1樣發出

猛烈無比的吸力,將我的那話兒死死吸住,而那有力的小妹妹壁也有規律的從外而內

如波浪般的陣陣收縮,擠壓著我的那話兒,完都是1副要把我那話兒裡的精子都部榨

幹才罷休的架勢!



想來自己的精子在媽媽的子宮裡追尋著自己的另1半,我心頭1松,畢竟媽

媽的表現講明她身體是需要愛的。疲累襲上心頭,我趴在媽媽身上眠瞭過往,而

媽媽早就入進瞭昏迷狀態。



猛的,我1個激靈,蘇醒過到。望望時間,凌晨4點半,望著身下壓著的媽

媽感覺是那麼不真實。



早晨的沖動使我的那話兒再次在媽媽小妹妹裡變硬變大,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

把那話兒從媽媽身體裡拔出往,因為我驚恐自己在做夢,1擔和媽媽分開就會醒過

到,惟獨和她緊緊的連在1起心裡才踏實!但不管怎麼講還要繼承我的事情!



望望媽媽的小逼,已經被我肏得紅腫起到,我真的很心疼,但這更加堅定瞭

我要好好彌補她的決心!



活動瞭幾下,正拉開架勢,預備開始新的戰鬥時,媽媽被小妹妹裡傳到的刺激

弄醒,眼睛徐徐睜開瞭。



「媽媽,您醒瞭……」我不明白該講些什麼,望著媽媽那楚楚可憐的樣子,

預備好的講辭全忘來9霄雲外瞭!



「哎,」無奈的嘆氣,「你怎麼能這麼對你媽?我真是白養活你瞭!」媽媽

痛心疾首的樣子,我明白真的傷瞭她的心。



「我愛你,媽媽,我不想你離開我!」



媽媽眼神又雜的望著我,講:「那你就是這麼愛我的?你不想我離開,可我

們這個樣子瞭,我怎麼面對你爸?你讓我怎麼做人?嗚嗚嗚……」講來難過處,

媽媽居然哽咽起到。



「您不是要同爸爸離婚瞭嗎?」我急切的講:「媽媽我這麼做是不對,可你

為什麼情願同那個人也不情願同我?嫁給我不成嗎?」



我臉全氣白瞭!媽媽有些食驚於我的反應,也許我隻是情欲如焚才侵犯瞭她

吧,聞瞭我的話,她呆瞭1會兒才講道:「我……我們這是亂倫,會遭報應的…

…」



「我們不講誰明白?幫周明做完這次生意,他會給我不少的錢,我在外地買

房,來時候我們住來那裡,有誰明白我們的合系呢?」我激蕩的講:「亂倫遭報

應?難道死瞭以後下地獄嗎?別講我們是無神論,就是有報應我也不怕,隻要媽

你嫁給我,我就是下地獄也值瞭!」



也許是被我感動,媽媽沒有再講什麼,她腦袋1轉,不再望我,隻是嘆氣。



我還想再講,可1激蕩,插在媽媽小妹妹裡,陽物還塞在媽媽子宮的那話兒蹦瞭

1下,媽媽立時被我弄得啼瞭出到。「啊……」她才想起我們現在的樣子,臉上

1陣紅1陣白的講:「先放開我吧……我不會……」



我明白不能再用強,便抽出瞭那話兒,可那話兒退出媽媽身體後有力的蹦動瞭幾

下,顯示著不依依不舍抓!但為瞭以後,我隻好強忍著欲火,將媽媽手腳的繩子全解開,

再幫她橫著躺在床上,幫她按摩瞭1會兒4肢才講道:「媽媽,我侵犯瞭您,您

罵我是畜生,其實您就是想殺瞭我我也不在乎!命是您給我的,那麼我就不在乎

再還給你。可假如您給我機會,那我1定會讓你性福!」講完後,我不理她的反

對,將她橫著抱起,踢開房門到來庫房門口。



媽媽猜來我要將她這麼赤身裸體的抱出往,不由得驚慌失措的掙紮著講:

「不……不要……別這樣出往,我沒穿衣服!」



我卻講:「我也沒穿,這裡是我講瞭算!」講完便用腳撥開庫房門到來院子

裡。



夏天夜短,此時天色已經很亮瞭。



本到1個勁掙紮的媽媽來瞭外面卻誠實的任由我抱著,臉卻藏在我懷裡。1

手摟著她那白皙的胳膊,1手摟著她那豐滿堅挺的屁股,我真的不明白怎麼形容

我的心情,真是太美瞭!



把媽媽放來屋子裡她的床上,明白她很累,我給她蓋上毛巾講:「老吳的早

點應當做的差不多瞭!」望望表,已經是5點多,「我往打飯!」



媽媽沒有講話,她移過到這幾天,我全是食她做的早點的,但望她今天的樣

子是怎麼也做不成瞭,隻好往吃堂。



「張經理,您今天也過到瞭,有包子,烙餅,攤雞蛋,熬瞭大米粥,您到點

什麼?」1連串的招喚,我居然有些做賊心虛,打瞭1桶粥,復拿瞭幾個包子便

轉身出到,但忽然想起媽媽昨天1定很累,便復歸往拿瞭兩個煎雞蛋,才歸瞭自

己的房間。



「媽,食點東西吧!」食的放來裡屋桌子上擺好,我到來床邊啼媽媽起到。

可媽媽居然眠著瞭,雖然臉上淚痕猶在,但臉色卻是紅潤可愛極瞭。不由自主的

親瞭1下,我的那話兒搖搖曳晃的復站瞭起到,還不來6點,時間夠瞭!



想來這裡,我所好房門,到來裡屋,將肥大的短褲脫瞭,本到裡面什麼全沒

穿這時真的很方便。掀開毛巾被,媽媽那成熟的身體絕收眼底,我毫不遲疑的上

瞭床,摟著媽媽心裡美極瞭。真想再到1次,可當我望來媽媽下面那紅腫的陰阜

時,心裡1陣不忍!



「媽媽,隻要你心裡接受瞭我,以後我會讓你幸福的!」輕手輕腳的將媽媽

肉穴扒開些,堅挺的那話兒努力向前1送,居然毫不費力的絕根沒進瞭入往。



「啊……」媽媽1聲輕啼,眼睛也微微睜開。



我慰藉她講:「別怕,我不動,眠吧!」講完吻瞭她那還有些顫抖的紅唇1

下。



沒想來媽媽真的聞我的話,閉上眼睛復眠瞭過往。我也抱住她1翻身,和她

側臥著相擁而睡瞭。



不曉眠瞭多久,忽然心裡1動,我猛地醒到,發覺媽媽沒有在我懷裡。坐起

身心裡才踏實瞭,原先媽媽正坐在桌子旁邊食早點呢!1望時間已經快9點瞭。



我訕訕的下瞭床,「媽媽,嘿嘿……嘿嘿,這早點還食得慣吧?」



有些不明白該講什麼,驟然,我意識來1個問題,媽媽居然是赤裸裸1絲不

掛的坐在桌子邊食東西呢!望著媽媽白皙豐滿的身體,我的那話兒「騰」的1下子

復蹦瞭起到。



望瞭我那不安分的東西1眼,媽媽神情很寒淡,「你也食點飯吧,你夠累的

吧?」



媽媽居然讓我1起食飯,喜出看外之下,我忙不迭的坐來她旁邊,正要飲粥

時,驟然知道瞭媽媽話裡的意思,連心理素養不錯的我也臉紅瞭!



默默的食飯,我想同媽媽講話,可復不明白該講什麼,其實,我心裡的話也

全講完瞭。



媽媽飲瞭1碗粥,食瞭1個煎雞蛋便食飽瞭,她站起身,蹣跚的走向床展。



望著她那隨身體活動而震顫的大屁股,我真想撲上往好好的再到1次。吃不

撓味的食完早點,正要出往,媽媽驟然講話瞭,「你打算怎麼辦?」



我1愣,「什麼怎麼辦?」



媽媽坐起身,面無神情,雖然沒有笑臉,可也沒有氣憤的意思,講:「我肯

定要同你爸爸離婚的,至於你……你把我這樣瞭,我也不能再做你媽!」



我很傷心,望到我還是要失往媽媽瞭。



「不過,你放心,我也不會嫁給別人,至少在沒有考慮清晰前不會!」媽媽

望著我發呆講道:「最好還是移走,來河那邊往,外地的戶口管得松,而且也沒

人熟悉。」



我明白媽媽講的河那邊是什麼意思,過瞭東邊的那條河,就出瞭市界,外省

的戶口好辦,隻要花錢就可以。而且,那裡離傢也不遙,媽媽也不會太孤獨。



我點點頭,想瞭1下,拿起電話撥通瞭周明的號碼。



「怎麼瞭夥計?有事嗎?」周明的聲音響起,聞起到他好像在馬路邊上。



我早就想好瞭講辭,「周總,我想請你幫個忙!」



「講,什麼事!」周明沒有1絲的躊躇。



「我望廣告,講河東鎮的房子挺廉價的,我媽講要給我買好預備給我結婚,

可現在手頭上還差點錢……」



我還沒有講完,他就接過話講:「好講,這樣,你先望好房,後天我就帶人

往把那批貨走瞭,來時候分你紅利,再送你1套房!」



「別別,不用,這樣,來時候買房錢算是你借給我的,我漸漸還?」



我明白他的生意是毒品,錢對於他到講不算什麼,可終究不好意思接受這幾

十萬的東西。可沒想來他卻有些氣憤瞭,「靠,你同我客氣什麼?別講瞭,來時

候算是給你結婚的禮物,別忘瞭結婚時請我飲喜酒!哎不對呀,你什麼時候有女

夥伴瞭?」



我不好意思的講:「沒有呢,我媽焦急,要先給我預備。」



閑講瞭幾句便掛斷電話,周明的話我很快樂,但轉念1想卻復緊張瞭起到!

我明白他講的貨是什麼東西瞭,假如他被抓瞭,我會不會也算跟夥?我們上學時

合系要好,可這麼多年沒見,他變瞭沒有?他對我仗義是不是隻是在利用我?我

越想越驚恐,因為我明白,假如出瞭問題,他老爹同政府裡人脈合系熟得很,花

上些錢至少可以保住命。可我呢?來時候他要尋個替罪羊會不會尋我?黃豆般大

小的汗珠從我額頭滲出,滾落下到,而這些媽媽全望在眼裡。



「怎麼瞭?他不幫忙?還是先在那邊租1套房吧!」



望媽媽誤會瞭,我躊躇瞭1下,決定還是告訴她。於是,我便將發覺周明生

意機密的事情講瞭1下,固然,媽媽也是被嚇得不輕。



「媽媽,我想好瞭,先來那邊給您租套房子,然後,我把1些證據留在您那

裡,假如我出瞭問題,你就拿出那些東西往報警!」我把心裡的想法講瞭出到。



媽媽卻不肯,勸我講:「孩子,還是報警吧!這……這太懸瞭……」



我搖搖頭,講:「不成,1到他對我很仗義,來現在為止沒有任何讓我覺得

他有問題的地方,我這麼做隻是以防萬1。2到,望他輕車熟路的樣子,他1定

做瞭很久瞭,那麼誰明白他在上面的合系怎麼樣?我們平頭百姓惹不起。」



講來這裡,我鄭重的告訴媽媽:「媽媽,我決定這次就同他做,假如可以我

還會同他多做幾次,等來你認為我可以依賴瞭,可以嫁給我時,我就洗手。來那

時,我們就離開這裡,遙走高飛!」



聞瞭我的話媽媽真的有些激蕩,她想勸我,可復不明白該怎麼勸,我摟過她

用嘴封住瞭她的嘴,而媽媽居然沒有怎麼掙紮。



很快選好瞭房子,周明也仗義的先給我打瞭十萬的首付款,我真很感激他!

但整理房子的事情隻能交給媽媽瞭,因為周明要求我同他1起往送貨!



「張栩,你明白我交的貨是什麼嗎?」他開著車,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車

上惟獨我們兩個人,但聞他講話的語氣,我背脊忽然冒出絲絲寒氣!他1定發覺

我往望過那貨物瞭!



我忽然想起,那天拿瞭乙醚後並沒有將現場恢又原狀,1方面是急於對媽媽

鋪開行動,1方面則是沒想來他會這麼快就送貨走。



「沒食過羊肉,還沒見過羊走路嗎?」我既沒有正面歸答,但復讓他覺得沒

什麼問題。



他沒有講話,沉默瞭1會兒,講道:「你決定幫我?」



「是!」我點點頭,望著前方講道:「其實,我早就想通瞭,以前我向來奉

行不做虧心事的原則,可每次單位裁人我全是首先個被裁撤的對象。可望望留下

的人,首先個本事就是溜須拍馬,而我碰到的那些老板,雖然躲著捂著,但我卻

明白他們的錢全不是正道到的!」



望望他沒反應,我繼承講道:「所以,我就想,假如我想讓人尊重,那麼我

必須有錢,而我這樣的人假如想有錢,那就要敢冒險。假如不是碰到你,我沒有

今天,至少可以養活自己,至少可以擁有自己的房子。所以,我想,不管你做什

麼,我全會支持!」



雖然我心裡在顫抖,但我講話的語氣很平靜。



周明聞瞭點點頭,講:「好,我沒望錯,以後同著我混,盡對沒錯!」講完

1踩油門,車子速度立刻提升瞭起到。



交割完貨歸倉庫時已經是下午,周明講晚上接我往食慶功宴,我明白推脫不

過,也沒有異議便下瞭車。



「給你!」驟然,我以為他要開車走的時候,他扔給我1個黑色的塑料口袋

包裹的方方正正的包。「記著,晚上我尋你到!」講完他才開車離往。



掂瞭掂手裡包的重量,我下意識的感覺來,錢!裡面1定是錢!可這到底是

多少?這麼1包怕不有十萬吧?



望他走遙瞭,我才轉身歸來自己居住的後院門房,但我入屋時卻發覺媽媽也

在,見我入到她忙合切的問我:「怎麼樣?沒事吧?」



我點點頭講:「沒事!這是分我的!」將手裡塑料包遞給她。



媽媽接過後,我示意她打開。帶著迷惑,媽媽拆開瞭包裹著的塑料袋,臉上

的迷惑很快就被驚異代替。



「這有多少呀?」她眼睛瞪大問我。



「我也不明白,您數數吧!」我確實不明白。



媽媽拿起1小沓點瞭起到,正好1萬。總共十沓,真是十萬!我媽還是首先

次見來這麼多錢呢,我也是!



「晚上他帶我往食飯,房子收拾的怎麼樣瞭?順利嗎?」



媽媽告訴我沒問題,我才放心,現在,我最不放心的其實就是她。



「媽……您……您還生我……氣嗎?」面對我驟然發問,媽媽自然是措手不

及,她愣愣的望著我,從她那數次變化的臉色上可以望出,她心裡1定是百感交

集的。



問瞭這話我其實也是不曉所措,我就是侵犯的她!面對被自己侵犯的女人,

問她是不是生自己的氣?而且這個女人還是自己的親生媽媽,我全覺得自己笨的

可以瞭。



「唉,」沉默半天,她終於嘆瞭口氣,講道:「你是我生的,我能怎麼樣?

能往告你侵犯?那我還怎麼做人呀!」



沒有直接講是否氣憤,但我卻明白她的心裡已經不對我抵摸瞭!我差點蹦起

到。



不過,這樣我反而不好意思再對她怎麼樣瞭,隻是抱住她親瞭親便放開瞭。

而望媽媽的臉色居然是紅撲撲的猶如情竇初開的小女生1樣,是那麼羞澀害羞,

望到她真的對我不是那麼計較瞭。



想來晚上要往食飯,我感來有些困倦,就同媽媽講瞭1句後入裡屋眠覺瞭。

但眠瞭沒有多久,就被弄醒,睜眼1望,發覺懷裡居然有個女人,天呀,媽媽自

己上我的床瞭!她真的猶如小鳥1樣,依偎在我懷裡,我不明白該繼承裝眠還是

不顧1切的再次強奸她占有她,但下面的分身卻是自覺地聳立起到,精神抖擻的

同著短褲頂在媽媽的下體。



「誠實點!」媽媽輕輕的啐瞭1句,「我困死瞭,眠覺!」講完翻瞭個身臉

朝裡眠瞭。



我雖然心猿意馬的難以操縱,但也惟獨用那話兒隔著褲子頂在她肥厚的大屁股

上,抱著她眠往,在夢鄉中同她往興雲佈雨瞭。



傍晚,周明如約而至,在媽媽審視與不舍的眼神下,我們離開瞭倉庫。



路上周明話不多,而且基本上全是些無合緊要的話,我表面上很顯然,心裡

卻是緊張的很。



來瞭目的地,是我傢這邊數得著的大飯店--粵港海鮮酒樓,我常常從門口

路過,但入到還是首先次。



「周總到瞭!」剛1入大廳,立即有幾個好像是個前臺經理之類的工作人員

走瞭過到,諂媚的向周明熱情獻好。周明笑著講道:「到瞭,我訂的包間呢?我

夥伴到瞭沒有?」



「您放心,全安排好瞭,您的夥伴也全來齊瞭!」周明點點頭,笑臉逐漸收

斂,隨手扔給瞭對方1個紙團,雖然沒望清,但我猜得出斷定是小費,打個招喚

就這麼實惠,難怪同他這麼客氣呢!



來瞭2樓包房,1入門,裡面果真坐瞭不少人,有的橫眉立目1望就不是善

類,有的卻是斯斯文文,怎麼也不像個同周明這個販毒的人打交道的,這大概就

是人不可貌相吧!惟獨兩個空位瞭,1個在主位,顯然是留給周明的,他旁邊還

有個位置,難道是給我留的?



「給你們介紹1下,張栩,我兄弟,也是我的高級助理!今後大傢多幫著他

點!」望眾人全站瞭起到,周明給我做瞭介紹。



他腳底下踩瞭我1下,我立即朝眾人江湖式的抱拳,講道:「請大傢多幫襯

瞭!」



那些人自然沒有立刻反應過到,等我講完瞭才醒過到紛紛客氣的講:



「這沒得講!」



「放心,全是自己兄弟嘛,沒什麼客氣的!」



「張兄弟有話隻管講瞭!」



「媽的,我熟悉他們哪個呀,同我稱兄道弟的,望到周明這小子真是有點底

子。」我1邊想著,1邊聞著他同我介紹。



這些人全是他公司的主要屬下,我望著最不像善類的同我跟姓,啼張彪,他

的名字我以前聞講過,是我們這1帶數得上的混黑道的。而那個最斯文的啼謝錦

湖,聞來他的名字我才知道,為什麼剛剛望他覺得那麼眼熟。市領袖中有個啼謝

錦添的,望到同他是兄弟,兩個人真的很像。其他的人望到地位全沒有他們2人

高,全是簡樸介紹瞭1下。



冷暄過後,啼到服務員上菜,鮑魚龍蝦全是少不瞭的,問題是我想食卻也不

好顯得太過,畢竟人傢全是顯得很矜持,我也要註重點形象,好歹也是周明帶到

的呀。



「今天把大傢啼到是有幾個事情要講講。」望眾人飲得差不多瞭,周明驟然

1改他滿臉堆笑的樣子,而那些人本到還是嘻嘻哈哈放蕩形骸,1剎那也全1本

正經的聞他講話。



「今天是慶功宴,可除瞭這批貨走的很順利外,還有件事情要慶功的,就是

公司競標的那兩塊地皮已經都部順利拿下,也就是講,公司的房地產項目已經順

利啟動瞭!」



聞他這麼1講,眾人復喧嘩瞭起到,「好呀,這下可是真正發達瞭!」



「望望他們那幾個做房地產的,1天來晚牛哄哄的,怎麼樣?地皮還不是被

我們,啊不是,被周總拿下瞭?」



「好瞭!」望眾人亂轟1陣,周明繼承講道:「明天開始公司運作分成兩個

部分,1部分是房地產,由謝總負責。張栩就交給謝總瞭,他剛接摸這1行,謝

總多提攜!」



謝錦湖激蕩地講不出話到,忙不迭的講:「是是是,周總放心吧!」轉頭復

對我講:「張老弟,以後我們關作痛快!」



我客氣幾句,心想周明就是要我望著他,怕他做手腳。可望他快樂的樣子,

難道是明白我什麼全不懂,望不出什麼?



「彪哥,以後公司在對外事務,還有原有的幾個項目全是你負責瞭,不過,

記著我們講過的話,這邊既然好瞭那邊就要見好就收,畢竟我們賺錢的地方太多

瞭!」



本到聞周明讓謝錦湖管房地產這邊,張彪臉色多少有些不好望,可聞他這麼

1講,立即是撥雲見日,「周總放心,您交待的事情保障1點全不會忘!哈哈哈

哈哈」講著大笑起到,眾人也同著大笑,但望得出,更多是覺得張彪這個人草包

的。



鬧鬧哄哄的,總算是散席瞭,周明沒有飲酒,他講是要開車,那些人也不敢

太勸他瞭。倒是全到同我碰杯,我是到者不拒,別的不講我的酒量可能是受老爸

遺傳,出奇的好。延續同他們飲,我沒有怎麼樣,反倒是他們有幾個不能飲的有

些飄乎乎瞭。



酒足飯飽後,他們要往尋小姐,周明卻是講要送我歸往,讓他們先往。也曉

道老板是有事情,他們便沒有堅持,東搖西晃的走瞭。



「你明白我為什麼讓你往同著謝錦湖?」路上,周明驟然問我,「是讓我望

著他,怕他從裡面做手腳?」



聞來我想固然的歸答,周明1笑講道:「你能望出他怎麼做手腳嗎?」



「這個……顯然是不能!」他明白我的底細,我自己更清晰自己的斤兩,也

就沒有吹牛。



「所以,我不是要你往望著他,而是要你往學,學著他治理!」周明解釋道

:「他哥同我們老頭子講好的1起拿下那兩塊地皮,等開發後賺瞭錢平分。也就

是講,等這個項目完成後,我就會和他分道揚鑣。可你剛剛也望見瞭,出到謝錦

湖,我手底下沒有1個可以做這種運作的人,所以我才想讓你到學,知道嗎?」



這下我才知道,原先他那天碰到我,就盤算著讓我通過這個項目同謝錦湖到

學運營的這些東西,以後就算是不能獨立支撐,至少也可以幫他到做瞭。



「那……張彪他們幹的……」我不明白該怎麼講。



但他直接截斷我的話,講:「開始做點拿不上臺面的生意,為的是創業的資

本。老爸雖然能幫我,但絕量還是少用,隻是在合鍵事情上動用1下他的合系和

力量。」他忽然鄙視的1笑講:「你望那張彪除瞭做打手,還能有什麼用處嗎?

等這邊運作起到的時候,他也就徹底沒用瞭,我也就要解決他瞭!」



我聞他這麼1講,心裡驟然蹦瞭1下,「他這個人,表面上粗俗少智慧,其

實心眼1點也不少。而且,他是個有奶便是娘的主兒,這幾年沒少背著我從生意

裡面黑錢!而且他同謝錦湖不跟,同我沒有什麼政治上的瓜葛,假如有點風吹草

動他斷定要出賣我。」



他好像是望出我心中的不安,同我講道:「栩子,生活在社會上,有很多事

情全是要你自己往推斷的。我之所以望重你,就是望出你可以委托重任!」



我自己可是沒望出自己有哪點可以委托重任的,但聞他這麼1講,心裡倒是

踏實不少。反正我就是1個窮小子,要什麼沒什麼,他最多是讓我做替死鬼。如

果然的有不對的情況浮現,我奔不就成瞭?



接下到的幾天,我幫媽媽收拾好瞭倉庫這邊的東西,先幫著她移來離新居不

遙的租住的房子裡。媽媽1如既去的勤奮,把房間收拾的一幹二凈的。



我也還算是順利,在周明新的公司裡給謝錦湖當著助手,小心的學習他的運

作治理。為瞭以後能更好的治理公司,我沒事就買治理方面的書望,沒有報班往

學主要是時間不夠,但我想,隻要肯努力,就是不往報班也1樣能學好,畢竟那

些培訓班多數全是騙錢的!



不久,新居下到瞭,付完餘款,入行瞭簡樸的裝修,在著急的通風散味1個

月後,我和媽媽終於移入瞭期盼已久的新居。望著從窗戶射入到的陽光,我滿意

的躺在床上,沒想來我也有自己的房子瞭!



「昨天你往上班的時候,我歸往瞭1趟。」媽媽驟然紅著臉講道:「我歸往

拿瞭點東西。」



我騰地坐起,「我爸沒有為難您吧?」



「沒有,」她搖搖頭,等瞭1會兒講道:「我們往瞭民政局,離婚瞭!」



「什麼?」我猛地蹦起,「您……怎麼不同我講1下……」



「你不想讓我離婚?我……我全被你……這樣瞭……怎麼……怎麼……嗚…

…」媽媽的眼淚1下子流瞭下到。



我望她誤會忙抱著她講道:「不是,不是……我……我就是覺得您應該帶我

往,我怕他為難您……」



聞我這麼1講,她才好瞭點,講道:「我以為你不想讓我離婚呢……」



望她梨花帶雨的樣子,我心裡忽然冒起1個火苗,而且越到越旺,轉瞬就變

成瞭熊熊烈火。



而她望來我眼神的變化,有些怕怕的漸漸站起身講道:「你……你……怎麼

……瞭?」



我猛地咽瞭1口唾液,也同著站起身,講道:「媽,我……您已經離婚瞭,

那就可以嫁給我瞭吧?」講著便要向她撲往。



她望我神色不善,提前轉身就奔,我大步追上,1下子就在客廳把她抓住,

壓倒在地。



「你……你不行,你講過不能逼我的……」媽媽1邊講1邊掙紮,可掙紮的

力量是那麼弱,根本不像我印象裡那個能挈動汽油桶的媽媽。



但色欲已經沖昏瞭我的神志,我粗暴的將媽媽身上的白襯衫,撕得粉碎,復

把她的內褲撕掉扔來1旁,接著將她裙子向上1撩,掏出我的那話兒,兇悍的朝著

她的蜜穴,也是我的老傢刺瞭入往。



「啊……疼……疼死瞭……」媽媽瘋狂的扭動身子,但我終究是比她有力的

多,拼命壓住她的跟時開足馬力的抽送自己的那話兒,猶如打樁1樣有力而迅速,

將媽媽沖擊得風擺荷葉1樣左搖右晃的。



「媽媽……媽媽……我……我愛你……」我1邊苦苦的耕耘,1邊向她表達

著自己對她的愛意。



反又的沖殺下,媽媽的小妹妹也開始粘稠,我的那話兒出進的更加遊刃有餘。



媽媽的掙紮也不在劇烈瞭,我猛地將她從地上抄起,1邊走1邊幹,「你…

…你幹什麼呀……」



媽媽復羞復急的問我,但她的身體卻是在主動的迎關我的抽送,「我們往臥

室幹!」



不理她的掙紮,我把她放來瞭床上,把我的T恤也扔來1邊,復把她的裙子

從上邊拽下,幾下後,我們就赤裸裸的坦誠相對瞭。



抱著她我不停的親吻翻滾,而她好像也放開瞭矜持,激烈的歸應著,我們就

像兩條赤裸裸的人形肉蟲在翻滾廝打,非要拼個你死我活不可!



「啊……啊……不成……呀……啊……我到瞭……」媽媽驟然身體劇烈的反

震我兩下,4肢1下子收緊,將我纏得死死的。她蜜穴裡傳到猛烈的收縮,我曉

道她高潮瞭。女人不動情是很難高潮的,難道媽媽對我動情瞭?沒空多想,媽媽

體內冰涼的淫液射出,我縱情的享受著這振顫的溫和!



「啊……啊……啊……」望媽媽臉色潮紅無比,我更加確信瞭她高潮到的十

分猛烈。



強忍著繼承對她狂轟濫炸的沖動,耐心等她歇息瞭1會兒,稍稍緩過1口氣

到,我涎著臉問她道:「媽媽,舒暢嗎?我是不是比我爸厲害?」



媽媽本到就潮紅的臉更加紅透瞭,「你……唉……」



望她沒有罵我,我明白她從某種程度上講已經開始接受我瞭。「那我就繼承

孝敬您瞭!」



不等她歸話,我就再次放開手腳,在她身上馳騁起到。雖然用的就是傳統姿

勢,沒實用A片上的那些花式,但我卻完都憑真實實力將媽媽幹得高潮瞭3次,

最後才在她體內爆發瞭。火暖的精液射入瞭她的身體,在她體內肆虐咆哮,她被

我燙得浪啼瞭好幾聲,手舞足蹈半天才軟下到。酣暢澆漓的性愛,我更加的愛上

瞭媽媽。



望來她昏眠瞭過往,我便也起身,怕把她壓壞瞭。可那話兒剛1抽出,渾濁的

精液就從她小妹妹裡流瞭出到,這可全是我的精華呀,我的孩子們呀!靈機1動,

我從旁邊沙發上拿起靠墊,墊在瞭媽媽屁股下面,肥白巨大的大白屁股被我墊得

高高的。望著精液不再流出我才放心的給她蓋上毛巾被,自己也躺在她身邊眠著

瞭。



日子就這樣過往,自從被我再次侵犯,媽媽也不再拒盡我,她雖然還有些半

推半就的,但天天全是同我跟床共枕如夫妻1般瞭。



偶然,我會歸傢望望老爸,或多或少我全對他有點歉疚,因為我奪瞭他的老

婆,給他帶瞭綠帽子。固然,我不能告訴他我同媽媽的事情,他也不在乎這些,

倒是我給他錢或是給他買點東西他全會同別人誇耀1番,他的兒子多有出息,當

然,這全是他教導有方的結果。



轉眼1年多過往瞭,周明的房地產項目發展順利,他自己通過他老爸的幫助

復拿來幾塊地皮,固然都是我負責瞭。



在半年前,張彪驟然死瞭,據講是仇人夜裡入瞭他傢,侵犯瞭他老婆不講,

還給他打瞭安樂死。開始警察還認真辦過這個案子,但沒多久就聞不來什麼風聲

瞭,我明白,這顯然是周明做的。後到周明也沒有瞞我,原先張彪暗中同周明老

爸的1個死對頭勾結,常常給對方送與周明老爸不利的情報。這下他是1瞭百瞭

瞭,而周明老爸年初的時候也升來瞭市人大主席的位置,這小子顯然更加的喚風

呼雨瞭。



開著新買的奧迪轎車我歸來瞭自己的傢,不是我爸那邊,是我和我媽的傢。



「我歸到瞭,玉蓮?」我開門望媽媽沒有在廚房,就1邊換鞋1邊啼著她的

名字。現在我1般全是啼她名字,為的是讓她心裡包袱減輕些,反倒是交合的時

候常常啼她媽媽到增添樂趣瞭!



「歸到瞭,」望她眠眼惺忪的樣子,我把衣服掛好,抱著她親瞭1下,順勢

將她人全抱瞭起到。坐在沙發上,好1番親吻,品嘗著她那丁香般的香舌,真是

美味極瞭!



在我正想入1步行動的時候,驟然媽媽抓住我的手,阻撓我講:「等……等

等,我有事要同你講!」



「講什麼呀,1會兒再講吧!」我忍不住要繼承做。



可媽媽還是努力按住我的手,這1年多她為瞭解悶也是為瞭維持身材,常常

往小區裡的健身中央往鍛煉,還請瞭專門的教練。身材非但沒有走樣,還更加健

美瞭,而且皮膚也比以前細膩瞭許多。



我不好再強求,便忍住講:「什麼事呀,您快講吧!」



「我……我兩個月沒到……沒到瞭……」她講著低下瞭頭,臉1下子猶如紅

佈1樣紅透瞭。



「什麼沒到?」我卻是1頭霧水的。



「哎呀……我……我例假,我的月經沒到!」



她這麼1講我才想起,似乎確實是,我這兩個月幾乎沒有停過,天天對她全

是辛勤開墾1番。



「那怎麼瞭?」我還是沒有反應過到媽媽的意思。



媽媽復羞復急,氣得用手指杵瞭我腦袋1下講道:「傻蛋,今天我往醫院檢

查瞭,大夫講我有瞭!」



「有瞭?有瞭什麼?」我剛1講出口,望媽媽眼神不善,忽然醒悟:「媽媽

您……您。有瞭?我的?啊?我……我的孩子?」激蕩之下,我全不明白該講什

麼好瞭。



可媽媽卻氣得1跺腳站起講:「不是你的還是誰的?你這個侵犯瞭親娘的東

西,你……你別光樂,想想辦法呀?」



「這……想什麼辦法?這不是很好嘛?」我心裡樂開瞭花。



「那這孩子算是你什麼……?」媽媽急著道:「戶口怎麼辦?要是有缺陷怎

麼辦?」講完復給瞭我1巴掌,「你就明白種地,也不想想後果。唉!!!!」



「這個……」我依依不舍抓甘頭,「好辦!就講是我媽的孩子,這裡誰也不熟悉誰,

怕什麼?」



「那戶口呢?有缺陷呢?」



望媽媽真的焦急我也不再逗她,「戶口我想辦法,在這邊花點錢就可以。至

於有缺陷,我們可以多做幾次檢查,多數缺陷是可以檢查出到的,而且……」



我正色的望著她講:「就是有缺陷也是我們的孩子,媽媽,我們會要許多孩

子,隻要給他們留下足夠的錢,我想他們會得來很好的照料的。」



頓瞭頓,我復講道:「您要是真的不想要……打掉也可以……隻是我舍不得

……」



「你講這話是真這麼想的?」媽媽不在鬧,而是嚴厲的望著我,在望來我肯

定的眼神後講:「那我就生下到,我檢查瞭,醫生講目前全很正常!」



聞她這麼1講,我再也忍不住,1把將她橫著抱起,轉瞭起到。在她喊瞭好

幾句讓她下到後我才把她放來床上,少不得復是1場大戰,但我不敢再像以前那

樣瘋狂,動作溫和瞭許多,隻是這樣持續的時間更長,媽媽被我肏暈瞭兩次我才

在她身體裡爆發瞭。想來自己的精子在媽媽體內尋著他們的哥哥或姐姐,叔叔或

姑姑,我真是百感交集!



新年來到的時候,我的孩子終於誕生瞭,是對龍鳳胎。早就從片子裡明白是

雙胞胎,所以東西預備的全很都,而且醫院條件不錯,基本上不需要焦急什麼。

沒有挑選剖腹產,因為媽媽生育過,小妹妹已經不那麼緊,而且骨盆也已經打開,

所以通過顯然分娩就順利產下瞭兩個健康的小東西。



歸來傢裡,由於年底保姆不好尋,傢政公司需要過兩天才派過到,所以,我

隻好臨時請假在傢照望瞭。媽媽的奶水很足,生完孩子第2天就有瞭初乳,兩個

小東西食瞭不少,為瞭防止奶水不足,我給他們買瞭不少配方奶粉。



「媽,給我也食點吧,我也餓瞭!」兩個小傢夥全眠著瞭,望著媽媽那對大

奶,我實在是眼饞的很,前後我全禁欲幾個月瞭,幾次差點往尋小姐。雖然顧及

媽媽的感受沒有往,可欲火總是真實的呀。



「餓瞭?你食的話孩子們食什麼?」媽媽白瞭我1眼但眼神卻是那麼嫵媚。



「他們有配方奶粉,再講我也是孩子,為什麼隻管他們不管我呀?」



「呸!」媽媽小聲啐道:「哪有你這樣侵犯自己老媽不算,還搞大瞭老媽肚

子,給你生下孩子的兒子?」



我跪在她床邊,裝可憐的講:「要不是這樣,我復怎麼能孝敬媽媽您呢?」



「望你可憐,他們今天沒食完,讓你食吧!」



猶如得瞭聖旨,我快樂的撲來媽媽胸前,1邊把玩著已經漲得同小皮球1般

大的肉團,1邊大吸特吸的大快朵頤起到。



「輕點,輕點兒……要命鬼!你要疼死我呀!」



我松弛瞭動作,繼承食,直來把媽媽的兩個雙峰全食光。



媽媽驟然小聲同我講,「給我拿條新的內褲到!」



我忙拿過到,望著她脫掉內褲,露出更加肥大的屁股,不由自主的抱住親瞭

1下。可我卻註重來,她內褲上好像濕瞭1塊,便盤問道:「怎麼?媽媽尿褲子

瞭?」



媽媽給瞭我1巴掌罵道:「什麼尿褲子瞭,還不是你玩命吸,吸得人傢……

全流瞭。」



我知道她是被我食奶食的下面有瞭反應,笑著把內褲拿來瞭衛生間。



望著躺在兒童床裡的的1對兒女,望著躺在他們身邊的媽媽兼妻子,我真是

幸福極瞭!而最重要的是,媽媽現在也感來很幸福,雖然我是侵犯瞭媽媽,但隻

要能給她帶到幸福,那麼手段就是次要的瞭,反正我是這麼認為的!望她巨大的

屁股和渾圓的奶子,我想,她應該還可以給我生很多兒女吧?我要努力賺錢,為

瞭她們,也就是為瞭我自己!










看了还看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亚洲国产熟妇在线视频_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